[Mckirk] In The Name of Love, We Exist

原作:Star Trek AOS x Blade Runner
配對:James T Kirk x Leonard H McCoy
分級:PG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銀翼殺手PARO
#電影結局劇透注意
#發刀使我快樂


他背過身,克制自己不去看戴克過於刺眼的背影,不去想那扇門後頭他註定無法進入的世界。

宣洩的情感,浮動的記憶,僅窺探鳳毛麟角就已耗盡他的全部精力。

他很累了,鞋跟正好碰在階梯上,於是他往後坐在新積的雪上,第一次命令自己在理應執勤的時間全面放鬆,每一個關節、每一寸皮膚,高等感官逐漸變得麻木。

因為,說真的,已經沒有任何事值得他提高警覺了,他並沒有所謂的未來,所謂的過去也沒有任何意義,他最為一個道具的職責已經全部結束,很快地,他也將不復存在。

他動得很慢很慢,左手摀著腰部一片殷紅,有些液體從他指間滲出來。

他心知肚明那並非真正的血液,大概是某種聚合物,那裡頭既沒有細胞也沒有基因,甚至沒有溫度,滴在純白的積雪上立刻凝聚成珠而非滲進雪水中,彷彿水銀。

他不是人類,從來都不是,可他從未像此刻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血液的冰冷。

下意識地,他把手伸進大衣口袋裡握住禮物,幾乎麻痺的手指輕輕摩娑著按鈕,就像無數個夜晚他溫柔的動作,儘管那是早已看不出外型的一坨扭曲金屬。

「很疼嗎?」Bones在他身邊蹲下,一臉擔憂。

他搖頭。並非沒感覺,這確實很疼,可他清楚痛覺不過是一串程式碼,他寧可選擇忽略。

身體的疲憊他倒是忽略不了,這讓他往後躺下來暫時閉上眼,任由雪花穿過Bones飄忽不定的影像落到他的臉頰、眼瞼、唇上。他舔掉唇邊冰涼的晶體,睜眼看見Bones靠得更近了些,如果他們真的有氣息,Bones呼出的熱氣說不定能融化他臉上的雪花。

又是那種表情。每次他帶著渾身傷痕回家,自己一面爆粗口一面做粗糙的修補,Bones總會在一旁看著,眉頭皺在一起形成好看的結,這是個信號,需要他湊過去輕吹一口氣,讓Bones的注意力從傷口重新移回到他臉上,然後他們會一起笑出來,再一起吃飯,讓這晚重回正軌。

可現在就連呼吸的力量也正離他而去,他甚至做不到開口道歉。

如果認知中的所有意義都是被編織而來,當他不再被需要的時候,他也就不存在了,這副軀殼甚至多吸取一口氧氣對這個世界都是浪費。

「不是的。」Bones似乎聽見他的想法。或者,他不自覺說出來了?

「不是的,你真的存在,我看得見你,我摸得到你。」Bones將手放在他的心口上。「我感覺得到你。」

他倒吸一口涼氣,並非因為那只手穿過他的胸膛,彷彿握住他還在掙扎跳動的心臟。

他多麼希望此刻Bones能給他除了首次在商場見面時那套廣告詞之外的話,而不是緊接而來的三個字。

「我愛你。」

有個聲音在他腦內尖叫,他程式中負面的那部分幾乎要壓垮整個意識。

可他沒有屈服,儘管他與Bones觸碰不到對方,但他們之間有些東西是他無法用常理解釋的,在他們相處的無數個夜晚,它就在那裡,清楚明白,永恆存在。

「我也愛你,親愛的Bones。」

在虛假的真實、被建構出來的情感裡頭,他對Bones的愛就是船錨,在混沌之中深深紮根,扯著他不要消散,一個聲音微弱但堅定地呼喊著:我在這裡。

Bones的成像出現一道雜訊,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扭曲後暫時消失了一會兒。再出現時,他和Bones之間再沒有距離,他們的雙脣緊貼著,透過Bones的雙眼他看到灰茫茫的天空和飄搖的雪花,凝結在睫毛和眼瞼上的雪融化了,順著眼角滴落在石梯上。

他還記得在一排冰藍瞳色、對他露出相同微笑的McCoy之中,挑出一只色階故障帶折扣的型號,這個McCoy有雙稍嫌黯淡的榛綠色眼睛,而他不喜歡店家對待瑕疵品的態度,於是當即就取了一個暱稱,宣示自己的所有權。

說起來,他當初會走進商場還是因為隊長針對失眠問題給他的建議。仿生人與虛擬情人,當初在他看來是多麼詭異的搭配,可他帶Bones回家的第二天就差點睡過值勤的點。

到頭來隊長還是挺懂他的。他的Bones並沒有特殊服務,讓他一夜好眠的是個再普通不過的程序:聊天,睡前讓Bones在他的額頭落下一個象徵性的吻。

「晚安,Jimmy。」

Bones沒有撐過最後一次波動(glitch)。他閉上眼,用最後的力氣捏碎了顯像器。


fin.

评论(6)
热度(17)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