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Mooseley]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

原作:Supernatural

配對:Sam Winchester x Crowley

分級:M



這一切的起始點相當模糊。現在回想起來,你無法準確指出何時對他發展出了「不太靠譜的盟友」之外的感情。不過薩姆溫徹斯特一直是個特別的存在,也可說他是你命中註定的白鯨。每一次你選擇放棄永除後患的機會,你的心裡都會響起警訊,但是你都錯過了。人們淨說你是迪恩的頭號粉絲,但他們簡直大錯特錯。

有天晚上,幾杯威士忌下肚後你忽然明白了這點兒。之前你們很長一段時間陷入了光與暗之間的戰鬥,三人終於破天荒一次齊心協力地對付敵人,之後又一起躲進了防護重重的地堡避風頭。他們原本想讓你就這麼枯萎在所謂的家裡,用了一堆咒文和陷阱限圝制了你的力量和活動範圍,你偶爾可以到廚房晃晃,幫他們做點家務,但除此之外就什麼也沒有了。其實你也不怪他們,況且有個地方待著總比無處可去好。你在微醺的狀態下大概是多看了幾眼那頭秀髮或那雙長腿,不小心說溜了嘴,那些自從你倆在廢棄教圝堂儀式之後就深埋於你空洞的胸口,慢慢回想起來的、彷彿千年圝前久遠的情感。

他沒有馬上揍你,這是個好的開始。但他也沒說話,只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就離開了。薩姆是走了,迪恩倒是揍了你,但是你也沒有反圝抗,因為你知道他並沒有下重手,而且你大概覺得這是自作自受。第二天酒醒之後,你慌忙到想要化作黑煙逃走,直到你想起來自己無法這麼做。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他找到了你,全身都是壯膽用的酒氣,混著陳年舊書的霉味。他的手臂圈住你的腰,巨大的手掌覆在你的背上,讓你緊貼著他的身體。你很慶幸自己不用靠呼吸維生,因為當他低頭用鼻尖輕撫你的額頭時你很確信自己忘了該如何呼吸。按我的方法來,否則就免談。他熾熱的聲音吐息在你耳邊。你回答當然的同時癱軟在他懷中。

所以就這麼開始了。隨心的碰觸、寵愛的笑容,而你再也不需要隱藏自己的情感。迪恩剛開始很是困惑,而且十分不情願承認你,畢竟薩姆可是比誰都更痛恨惡魔。但你知道迪恩比以前更加信任薩姆的判斷,唯一比的上薩姆的安全,那就是薩姆快樂的活著。迪恩從沒對他說教,那套敢傷害他我就殺了你的老套說詞。不過事實上是不需要的,你並不笨,而迪恩溫徹斯特並不難理解。

你們之間很少說話,而你也認為維持現況是最好的選擇,因為你的本能的諷刺與挖苦能力還在那兒。但這段時間你們其實什麼也沒做,他的手指十分輕柔,他的啄吻就像小貓,他入睡時手臂壓在你胸口,臉埋在你的頸間,鼻尖緩緩在你的下巴邊緣緩緩摩娑著。你得費盡力氣控圝制自己,但他總能發覺你的渴求,閉著眼一邊悄聲安撫你的同時,手指在你的髮簡跳著舞。

從沒有人像這樣觸碰過你。從未有過。他赤圝裸裸的真誠與關心,就像此時是刻的你是真實存在,就像他能看透這具皮囊。你覺得如果自己有心跳的話,肯定會在他接近你時就震碎肋骨了吧。

最後,終於,他不再揮開你申向他的手。你抓著他扯向自己,身體滑進他的雙臂之間。 求求你。你在他身下哀求。 求我什麼,他回問。

求你喊著我的名字射圝出來。

覺得自己身在天堂真是個諷刺的說法,但是相當貼切。當他每一次把臉埋進你的頸間、模糊呻圝吟著你名字的音節,都讓你狂喜不以。有次他一個不小心,又或許是故意的,吐息在你頸間的並非克勞利,而是你真正的名字,你成為惡魔後就丟棄的名字,從他唇間吐出的音節是多麼美麗。你哭了。他把你抱進懷裡,吻去你眉間的悲傷,輕聲安撫你。我明白。而你知道他同樣了解,被愛著而非被當成怪物的感受。

有天你割傷了自己。那是個普通的意外,對於幾百年來都在地獄求生存的你來說根本不算什麼。當時你正在清理武圝器庫裡的刀刃,一個不注意手掌就被從中劃開一道很深的口子。他正好看見了,眼裡寫滿了擔憂,但是他走向你才沒幾步,臉部忽然扭曲成了別的表情,你還無法判斷是哪種情緒,他就已經衝出房間跑得不見蹤影。

幾分鐘後回到房間來的卻是迪恩,他手裡拿著急救箱,皺著眉頭抿緊了嘴唇,看上去剛和人爭執過,發現你看著他,給了你一個無奈的微笑。迪恩原本就不擅言詞,但你並不討厭他有點粗魯的抱怨,事實上,他為你包紮傷口的動作相當溫柔,熟練且迅速。完成後他甚至輕拍著你的手背安撫,像是把你當成某種小動物。薩姆並不是在生你的氣。他看進你的雙眼,語氣平淡的說。問題是你的血...你懂。

不幸的是,你確實明白。

過了一陣子薩姆才回到你身邊,你看見他手裡拎著只剩一半酒瓶,而天知道在這他之前已經喝了多少瓶。他對著你說抱歉的眼神讓你根本沒在跳動的心臟絞在了一起,你痛得必需抱緊他才能穩住自己。原本你們之中的惡魔是你才對,可他卻覺得自己才是骯髒的那一個。

那一晚你懇求他重新治癒你。



fin.


评论
热度(14)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