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wstiel][翻譯] Friend and Enemy and Other

標題: Friend and Enemy and Other
原作: Supernatural 邪惡力量
作者: days4daisy
分級: NC17(Explicit)
配對: Castiel X Crowley
原文: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07281

Notes: Crowstiel + amnesia / Crowstiel + prostitute/client AU

譯者筆記:不能接受Crowley受的請上一頁趕快離開。

***

Crowley朝驶来车子皱了皱眉头。那是一辆米色的中古宾利车。里面大概坐着个老头吧,他猜想。

当然,只要钱是干净的,年龄就不是问题。虽然这是个艰难的决定,毕竟他喜欢给女孩们找漂亮的客户。尽管如此,为五斗米折腰还是免不了的。于是他从方才斜倚着的仓库角落走向客户。

宾利是这附近唯一的车辆。如今恶魔们比较喜在隐密的十字路口交易,他们的面会面地点就在阴暗的高架桥底下。

Crowley瞇着眼,透过摇下的车窗打量着驾驶,发现那并不是他期待看见的老头,而是个长相很不错的男人,看起来像个生意人,不过穿着了件奇怪的风衣。

Crowley猜想男人大约40来岁。头上还没有白发,是个相当好看的人。而那双眼睛......简直跟天空一样蓝。在Crowley有限的记忆中,他们这群恶魔如今并没有多少在日光底下的机会。

Crowley露出招牌笑容,热诚地把一只手搭在门框上。陌生人看了他的手一眼,但他没有表示拒绝。

「朋友,迷路了吗?」 这是通关暗语。

「我在等一个人。」陌生人说了正确答案。

「天色晚了这区不太安全。」Crowley边说边观察他的客户。

「你看起来就没事。」

「是这样没错。」Crowley笑容展得更开了。他的手越过了门框,落在着车门内侧打着手指鼓。

「不如让我帮您找个不错的同伴吧?您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他微微侧着头。「两种都要?两种都不要?」

车里的男人瞇起双眼。Crowley笑了出来。「看来你想要男人。不必觉得羞耻,您有哪种癖好?年龄?头发?皮肤?眼精──眼睛肯定能勾住您的,对吧?」

「没错。」客户回答。显然他并非多话的人,但他凝视Crowley的视线专注中隐隐参杂着关心,而且沉静、有礼。相比绝大多数使用他们的服务的人好太多了。

Crowley弯下腰来跟他的客户平视,手臂弯着撑在门框上。「如果您不介意我直说──您似乎不太熟悉这种交易呢。」

「没错。」 陌生人回答时移开了视线。

啊,原来是个新手。Crowley摆出他最和缓的表情。「我知道我们种族的声誉并不好,您绝对有犹豫的权利。但至少让我向您担保,我的这伙全都妥善地被束缚了,保证安全。」

他卷起衬衫袖子曝露自己的手腕,在裸露的皮肤上有个刻入血肉的驱魔咒,再被浸满巫术的黑线缝死在其中。男人的视线死死盯着Crowley的手腕。

「这是我们生存的手段。」 Crowley耐心解释。「我们老老实实的赚钱,挣得一个栖身处。我们都是浮游,在这世界挣扎着里活下去,不是吗?」

也许他是浮夸了点儿,但他没有说扯谎,只是强调他们的命运的光明面,用乐观的态度和工作伦理说服客户。对他们骇人听闻的过去绝口不提是个不成文的规定。血腥、死亡、肢解与束缚。说真的,谁会想要再去回想那段时光呢?

因为Crowley有预感他的客户需要点儿情感上的催化剂。当陌生人的视线转回来与他对视时,他知道自己猜对了。陌生人看上去依然不太笃定,但已经被引出好奇心。

「我不会要求您相信我,否则──坦白说,就太可笑了。」 Crowley承认。「但我会请您相信这笔生意,毕竟伤害客户就是伤害自己。我们可无法承担后果。」

「但是意外依然会发生。」 男人告诉他。

Cowley点头。他们这群曾经失去过同伴,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他在半夜被拖到大街上,双眼都被浸过盐的刀子挖出来,最后被塞进装满圣水的桶子里淹死。

在过去的时光中,他们总是嘲讽施虐者,但力量被封印的现在,要摧毁一个恶魔实在太容易了。现实是挺可悲的。

「我会给你找个特别的。」 Crowley向客户保证。「只要告诉我喜欢的类型就好了。你可以相信我。」

陌生人笑了。Crowely也跟着微笑。他成功了!

“我想要你。” 男人回答。

Crowley的笑容逐渐转为疑惑。 “我?”

“没错。”

Crowley和善地笑了笑,毕竟他不是头一次遇到这种麻烦。他让自己成为万人迷单纯是工作需求,并不是为了与客户上床。

“可能是我表达错误,” Crowley先是露出遗憾的表情,接着语气转为轻快,“是这样的,我并不是花名册的一员。但如果你喜欢我这类型,我们能提供更好的选择。”

当然了,他确信不会有人比他更好,但是为了讨好客户他什么都能说。“我们有个不错的年轻人Brady──“

「我指定你,」陌生人说,「我能付额外费用。」

「恐怕您还是不懂──」

「额外费用是怎么回事?」

好吧,想当然尔,只有要关钱的事,王后随时都会出现。

Abbadon把Crowley拉离车门边,自己凑了过去。Crowley喃喃抱怨了几句,但还是顺从地退开了。Crowley明白王后眼里只有钱,但把他当成妓女推给客户,认真的吗?

他并不是鄙视自己,事实上他相信这份工作,至少这让生活变得简单许多,对客户或对他的同类都是。为了让同伴一起活下去,每个人都尽责地努力工作。

但Crowley擅长的是商业领域,他负责记账、理财、业务、销售,他坚守自己的岗位,小心地避开麻烦。

再说了,陌生人也许使在吹牛。一个穿着破旧大衣的家伙又能付出多少钱?

Abaddon 转回头面对他,五吋高的鞋跟在地上喀喀作响。「你去吧。」她说

 「但是Abaddon──」

Abaddon 打开手上的信封,里面是一迭现金,让Crowley看得无话可说。他们这群恶魔的价码,一整晚大约能赚个几百,红牌大约是一千多。而信封里是一整迭千元钞,用一条退色的橡皮圈绑着。

看着这么多钱,Crowley反而担心了起来。怎么会有人想花天价买下一个推销员? 除非陌生人是专程为他而来的。他不敢想象跟他走了会发生什么事。

「他租下你了。」Abaddon小声说着,「为了大家──」

「好了,我知道了。」Crowley从未如此憎恶身上的驱魔咒。

很久以前,恶魔是不在乎同伴死活的,他们对任何事都没有感觉。但是地狱之门关闭、大肃清过后一切都变了。咒术与封印让他们变得和人类没有两样。他们必须进食和睡眠,更糟的是情绪的重担。责任感,负罪感──人类情感真是一团糟。

「我会打给你,如果发生──」Crowley拉长了尾音,让句子断在一半。如果真的出了事,那他也无法连络任何人了。Abaddon点了点头。她心知肚明。

Crowley转身面对客户的宾利,深吸了一口气。

「前座吗?」他问道。车里的男人点头。Crowley紧张地咽了口水,绕到宾利的另一头。最后他又看了一眼Abaddon才钻进车里。

 

Cont.


评论(5)
热度(20)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