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S/C] Here I Say Please. / 禮貌性綁架 (清水向,短篇完結)

*假想的11x15之後


***

Impala在看不見盡頭的公路上疾馳,沉穩的引擎聲融入低溫的夜空中,朝遠方消逝。

他蜷縮在後座,不時透過照後鏡偷瞄前方沉默的兄弟。Dean神情平靜,他駕駛的姿勢一向很端正,上半身貼合真皮座椅,雙手自然地擺在方向盤上,雙眼平視前方,就這麼維持了六個多小時也不見他的疲態。一旁Sam則是入夜就睡著了,身上蓋著夾克,歪著的頭卡在車門和座椅的縫隙間,身體彎成一個尷尬的角度。Moose醒來後一定會腰痠背疼,人類就是這麼脆弱。他在心裡暗自笑道。

車裡唯一的光源是照亮道路的車頭燈,因此他不用擔心Dean發覺他的觀察,他能看夠了才再移開視線。

車窗模糊地映照出他的樣貌。有趣的是,在沉寂的夜裡,在宿敵的領域內,他反而能靜下心來思考。

這一次,沒了手銬和眼罩,沒被當成物品塞進後車廂裡,他好好地坐在後座,正在前往他認知中最防護最完備的屋子。

安全。他覺得自己是安全的。

***

他降落在一個看似廢棄的房子裡。

正確來說,他摔進一堆腐朽的木片之間,伴隨一陣響亮的碎裂聲,和層層疊疊的碎片一起跌落在地上。

Lucifer並沒有給他多少時間考慮瞬移的地點。他根本來不及在腦中定位,因此才造成失敗的降落。不過他算是逃離了造父的掌握──至少現在是如此。

丟開壓著自己的木片,他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粉塵,試著忽略過度使用魔力造成的暈眩感。

這是他下意識判定安全的地點,雖然他完全不記得自己曾經來過廢墟。他小心翼翼地越過更多破損的結構,來到幾乎無法辨認的門廳處,輕手輕腳地推開搖搖欲墜的大門。

外頭是一條靜謐確陌生的街道,一排排連綿著相同樣式的房子,看來他降落在一個平凡的社區裡,按照太陽的位置判斷現在應該是早晨。一陣冷冽的空氣撲面而來。

他完全不認得這裡,也不確定自從被囚禁以來過了多少日子。不過,說真的,他不在乎時間,也沒心情弄清楚自己在哪裡。事實上他現在沒心思去想任何事情,他腦中充斥著Lucifer頂著Castiel的臉露出的病態笑容,而且揮之不去。

Castiel肉身那被扭曲的笑聲幾乎還在耳邊迴盪。真噁心。

他開始沿著不知名的街道 漫無目的的向前走。 他需要時間思考接下來跟怎麼做。

這些日子他忍辱當Lucifer的狗,確實給自己爭取了不少時間。 幸虧Lucifer並不是非常聰明 (天使們都是笨蛋) 笨到在他面前、用他的手下挖掘成堆的古老資料, 讓他得知上帝之手的存在,而且剛好還有一樣堆積在倉庫裡。

他以為這是上帝設下的良機,於是毫不猶豫地相信了,還冒死設了圈套引誘Lucifer上鉤,成功使用了所謂的神器。但是只有上帝知道為什麼上帝之手對Lucifer不起作用,他甚至懷疑這些破爛是否真能對抗黑暗。

結果他好不如容易祭出了底牌,Lucifer卻連眼睛都沒眨一下。現在他手上連一點籌碼都不剩了。

當他意識到這點時,腳步倏然停止, 一陣嚴寒掠過他的全身。實在太糟了。 就算在他最潦倒的日子裡也沒有這麼慘過。

孩童的尖叫聲將他拉回現實。他抬頭看去, 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走到了一處公園。眼前是個遊樂場,零星的孩子們像一群猴子在滑梯和單槓上竄來竄去,完全不擔心眼下的世界末日。

他忽然趕到前所未有的疲倦,無論身理或心理上都是,於是他隨便找了個公園椅坐下, 像個老頭,往前蜷曲著身子,把臉埋在手心裡。

Lucifer奪走了他的一切。 他多少年來細心經營,靠自己建立起來的王國,那個天殺的天使彈指之間就讓他的努力化為灰燼。

跟他失去的權力與靈魂數量比起來,在手下面前當條狗根本不痛不癢。

他應當報復Lucifer。他應當搶回自己的王權。他必需讓地獄重新上軌道。待辦事項已經列好在那兒等著他執行了,他卻站在懸崖邊猶豫了。

──這真是自己想要的嗎? 

他以為有了自己的王國、有了尊敬自己的手下,這樣就夠了,事實卻和想像完全相反。當假象全被戳破以後,他發現自己並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我已經一無所有了。

忽然他回過神來, 眼前不知何時站了個男孩,正一臉疑惑地盯著自己。他發覺嘴裡有些乾渴,這才意識到剛才把腦裡的獨白全對男孩說了。

他楞了一下,忽然不知哪來的主意,他開口問男孩。

所以,我已經不是國王了,我該怎麼做,又該去哪兒呢?

聲音小得又像是在問自己。

男孩歪頭聽著他的問句。有一瞬間他還以為男孩真能聽懂的自己的話。這時一個看似男孩母親的女人快步走過來,趕忙把男孩拉走, 臨走前還投給他一個憐憫的眼神。

啊,原來在凡人眼裡我是個腦子有問題的流浪漢。

他撇了撇嘴,瞬間覺得自己既可笑又可悲。

他就坐在那兒動也不動,看著男孩被母親帶著越走越遠,消失在街口轉角, 胸口忽然有種抽痛的感覺。該死的人血。但更該死的是接下來他聽到的聲音。

Crowley?你在這裡搞什麼鬼?

Moose。他暗自嘆了一口氣,在心裡把莫非定律詛咒了一輪。

「你剛才在跟那孩子說什麼? 」當然了,Squirrel也在,他倆就像個巨大的連體嬰。

換作別的日子,他會抓住所有機會削兄弟倆一頓,但他現在連回頭看一眼的心情都沒有。

「去找別的椅子, 這裡是我先來的。」他喃喃說著,更像是抱怨,一點兒也不在乎兄弟倆是否能聽到。

「你說什麼?」但是有人明顯沒反應過來。他嘆了口氣。這對兄弟, 還真是一點幽默感都沒有

「沒什麼,反正不關你們的事。」 他的音量比預期中大了一點,而且被自己語氣裡的挫折感嚇到了。

再跟笨蛋兄弟揪扯下去肯定沒好結果,他在心中默念。 於是他站起來, 頭也不回地開始往前走。雖然他並不覺得兄弟倆會就這樣放過他。

「等等──」果然Moose的聲音快速地由遠而近朝他而來, 接著他就被壟罩在一片陰影之下。

該死的身高差。該死的Moose。

「我們得談談。」 他聽到Moose特地放慢了語速。這真令人噁心。

「沒什麼好談的, 我一點也不想聽,也沒興趣。」 他往旁邊移了一點, 避開身前的龐然大物,繼續往遠處移動。但是沒走出幾步  Moose又一個箭步又擋在他面前。他只好抬頭正對討厭的綠巨人,露出滿臉的不耐煩瞪著對方。 「你擋到我的路了, 走開。」 

Moose卻沒有馬上回擊,反而露出玩味的表情看著他,接著用更慢的語速,一字一字地挑戰道:「如果你真覺得我擋路, 何不直接瞬移離開呢?」 

喔,他要記得更新自己的筆記,Moose不只是笨而已,還很幼稚。要不是沒有身高優勢,他早就把Moose現在那一臉白癡的微笑給揍出個洞。

「如你所願。」他怒視著Moose那張蠢臉,抬手打了個響指。話語落下的瞬間他已經消失在Moose眼前,只剩隨著話語吐出的煙霧在空氣中飄散。  

***

他決定上前去追Crowley的時候其實心裡是下了賭注的。

如果情況往他所想的那樣發展,那麼很不幸的,Crowley就是他們最好也是最後的盟友。雖然他很不想承認這是個好主意──大概是天使的選擇實在太令人絕望了。

所以Crowley在眼前消失的當下他就慌了,他看了眼不遠處的Dean想要求救,後者卻丟給他一個我就說吧的表情,他索性回以一個白眼。

他眼角餘光瞥到一身黑的Crowley重新出現在不遠處的街角, 正在快步離開。他朝Dean揚了揚下巴,兄弟倆的默契就足夠他們同時行動。

Crowley似乎一點也不意外兄弟倆會追上來,就在他的手指快碰到那身黑大衣時,惡魔倏地停下腳步回過身來,帶起一陣風。

「你們到底想要要怎樣?」惡魔的音量並不大,但語氣帶著爆發邊緣的不耐。 

他這才有機會好好觀察眼前的惡魔。Crowley依然習慣雙手插在大衣口袋裡,但是能看到惡魔微微頹著背,平時一塵不染的西裝上到處都是磨損的痕跡,頭髮看似很久沒打理過,而且還一臉倦容。

所有的跡象都指向他猜測的結果,這讓他又更添了幾分自信。

「我們得談談合作的事。」他稍微退了一步,讓自己的身高不那麼有壓迫感,盡量顯示出自己的誠意。「我們需要你一起除掉Lucifer。」

但Crowley馬上冷笑了一聲,雙唇揚成一個諷刺的彎月。

「說得好像你們有多能幹一樣,別忘了上次、還有之前更多次,我是如何幫你們收拾爛攤子。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否則我才不想再跟你們兩個蠢蛋合作。沒事兒就快走開,找你們的叛逆天使去吧。」Crowley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完,揚著頭一點兒也沒有示弱的意思。

好吧,他承認跟Crowley搭話是個糟糕的主意,他幾乎忘了惡魔最是會戳人痛處。

他正要接話,眼尖看見Dean在一旁似乎要發作,於是舉起一隻手阻止輕易被激怒的哥哥。

「如果你覺得我們擋路,何不瞬移離開呢?」他重複了幾分鐘前的問題,果然讓Crowley皺起眉頭大聲抗議。

「我剛才明明──」「你那是移動了,但並沒有消失。讓我猜猜,你的魔力應該被限制住了,對吧?」他舉起一隻手指在眼前晃著。

這次Crowley沒有回答,而是站在那兒瞪著一對深綠色雙瞳,一臉戒備地盯著他們,看上去似乎相當緊張。

「你不是唯一被撒旦囚禁過的人,」他深信自己抓到了重點,越說越有自信。「 我知道Lucifer有多麼喜歡在寵物身上留記號,我想你肯定也被──」

「你什麼都不知道。」Crowley的聲音像是從齒縫擠出來的。惡魔瞪向他,渾身散發著怒氣,而且他沒看錯的話,似乎正在顫抖著。

「反正那也不關你的事。離開吧,你們是在白費力氣。」Crowley似乎吃了秤砣鐵了心,拉長了臉站在那兒,看來不打算再多說一句話。

他不能在這裡就放棄。現況已經夠令人絕望的了,不確定因素還是越少越好,就算無法說服Crowley成為助力,至少得確保他們不會站在相反的那一面。

「那不如我們做個做交易? 」 一旁聽著的Dean忽然開口。「等價交換、簽合同,按照你的方法來都行。我們除掉路西法,你取回地獄的控制權,對你來說是個雙贏的局面,天大的好機會,沒什麼好猶豫的。」

這回他得承認迪恩說得對極了,儘管兄弟倆都很討厭屈服於惡魔,不過在非常時期,他們得抓住一切希望,如果感同身受對Crowley不起作用,那麼激將法或許可以一試。

「畢竟你現在除了那張嘴之外什麼也做不了。」但是才剛說完他就後悔了。好吧,他實在不擅長跟惡魔溝通。他不過是想模仿Crowley的語氣,並無意傷人,但說出口的卻不是如此,連語氣聽起來都相當尖銳。 

感受到Dean扔過來的白眼,他尷尬地轉開視線扯弄自己的夾克,手指在口袋裡緊握成拳。

不過Crowley只是一語不發地瞪著他們,雙眼一下看向他,一下又轉回Dean身上,咬著下唇看似很認真地考慮對方的提議。

過了好一會兒,「我拒絕。」 卻是Crowley最後的答案。

Dean幾乎是瞬間有了反應,冷著臉一下子竄到Crowley面前,隻手揪住惡魔的前襟用力一扯,匕首已經抵在惡魔了胸口。 

「聽著渾蛋,我們好話說完了,綁也要把你綁回──」然而Dean的句子被熟悉的冰冷觸感硬生生截斷。只見銀光一閃,天使之刃的尖端已經埋進他的頸動脈,另一端就握在Crowley手裡。

一切都發生在眨眼之間,等他回過神來,眼前的兩人正呈現不相上下的對峙狀態,誰也不讓誰。Dean看起來進退兩難,放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表情在憤怒與疑惑之間扭曲著,大概是沒料到Crowley會對他用上武器

至於Crowley,惡魔的表情是憤怒的,那雙黯淡的墨綠珠子卻隱隱閃過他前所未見的東西。他很想說自己看錯了,然而與身分完全反差的情緒實在很難錯過。

他從Crowley眼裡看見了惡魔極力想掩飾的恐懼,而且他非常清楚Crowley懼怕的源頭是他不能更熟悉的那個東西。

「這陣子我已經受夠被威脅或是項圈了,更別說回到你們的性愛小天堂被當顆植物養著。」Crowley緊盯著近在咫尺的獵人,每說出一個字都像有把火在燒,天使之刃牢牢抵在對方身上。「或許我現在力量不如你,但你也別期待能毫髮無傷的離開。」

事實上他愣住了一會兒。印象中Crowley幾乎沒有正面威脅過他們,他都忘了惡魔曾經是多麼危險的存在。要是放任眼前的兩人繼續對峙,難保Crowley不會狠下心把天使之刃刺進他哥哥的身體裡。但是話又說回來── 他也說不上自己為何有這種想法── 他同樣不希望Dean真的傷害Crowley。

最後他終於想起自己該做什麼,連忙上前把兩人拉開,逼著Dean放下刀子。Dean不情願地退到他身後,還不忘狠狠瞪了Crowley一眼。惡魔倒是很配合地收起了武器,但是連退了好幾步,直到兄弟倆都碰不到他的安全距離。

「聽著,我們不是來找碴的。」他伸出雙手示意自己沒有武裝,站在原地擺出無害的姿勢。「我們需要你站在同一陣線,而且老實說吧,你也需要我們。」

「我不會跟你們交易的。」Crowley恢復冷靜,語氣平淡地重複了一遍。

「是不願意還是辦不到?」聽到Crowley再度拒絕提議,他也有點不耐煩了,他們已經放下身段主動提起交易了,誰能料到Crowley會這麼難溝通。

Crowley咬著下唇猶豫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咕噥了一句:「我無法在手上沒有籌碼的狀況下跟任何人簽訂契約。」聲音小得幾乎聽不到。

「所以你到底有什麼毛病?不能交易是什麼意思?」Dean在一旁不耐煩地大聲提問,顯然不明白Crowley的回答。

「意思就是我已經一無所有了── 」這下Crowley幾乎是吼了出來。

這讓他忽然覺得自己簡直是個渾蛋。他撇了撇嘴,奮力把湧上來的各種情緒壓回去。就算他不夠了解惡魔,他也明白Crowley此時需要的絕不是同情。

Dean倒是豪不在乎地大笑出聲,而且笑得沒心沒肺。「那還不簡單,你只要開口就行了,求助於偉大的Winchester兄弟,我們使命必達。」

他朝Dean使了好幾個色,但都被無視了,眼看Dean是打算無賴到底。也許終於能有一次能抓到Crowley的把柄令哥哥開心過頭了吧。

惡魔面無表情地瞪著眼前的獵人,似乎對他的話一點也不感興趣。

「Come on!你可是當過地獄之王的,求救對你來說就這麼困難嗎?」Dean還在嘗試說服固執的惡魔,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聽起來多麼荒唐。

Crowley只從齒縫吐出來四個字:「除非我死。」

最後他終於決定要停止這場鬧劇,而且他已經胸有成竹了。

小心翼翼接近警戒中的惡魔,直到站在Crowley面前,整個身體擋住Dean的視線為止。

「那我們換個方式吧。」雖然不是第一次壓低聲音說話,不過在此之前他都不知道自己能有這種的聲線。「如果我誠心誠意的請求,你願意幫助我們嗎?」

看到Crowley過於震驚而稍微扭曲的表情,他差點沒忍住笑。

「跟我們回去吧,現下你已經沒有選擇了,不幸的是,我們也在同樣的處境。」

後頭的Dean扔過來一個噁心的表情,嘴型說著你瘋了嗎 ,他裝作沒看見。雖然他知道Crowley已經明顯動搖了,還是扔出了殺手鐧。

「Please。」他說。

於是他讓Crowley再也沒有不妥協的餘地。

他握住了,惡魔伸出的手。

-fin-

          


评论
热度(23)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