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Mark Sheppard生日快乐!


爱上这个男人的过程是相当长的,学生时期闲暇时刻随手看起的美剧Leverage,里面他演了不太像反派的反派Jim Sterling(顺便一说到现在Leverage依然是我最爱的美剧没有之一)我注意到了Mark Sheppard这个演员,那时刚学会怎么用IMDB,索性就看起了他的十几部作品。

这个时候我依然只喜欢他身为演员的部分,到最后爱上他本人那真是个机缘巧合。

14年的某一天我开始看Mark的座谈会录像,要不是一时性起我还真不会自找麻烦去看那些音画质皆差的录像。但是看过一个之后就像中毒般不断看下去,越看越多就发现他在每一场座谈的最后总会说些赞美与鼓励粉丝的话语。

由于两年下来看过几十个场次(没错真有那么多)我已经忘记确切是哪一场让我放声大哭。不过相当接近刚刚结束的罗马见面会上这段话,接著我會把它听译出来送给大家。诚心希望每个人都能感受到Mark对大家的爱。

我生长在一个极度压抑的环境,又天生反骨有着所有大人都视为犯罪的嗜好,我真真正正就是在家人与朋友的鄙视中长大的,在我遮遮掩掩活到大学以前,从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诚实面对自己的嗜好是对的,不用为之感到羞耻。

因为他我看起了Doctor Who和Supernatural,真要说的话是影响我往后生活很大的两部剧。

但是Mark說:
"I DON’T TRUST PEOPLE WHO AREN’T FANS OF SOMETHING."
我不相信那些不粉任何东西的人。


(其實我的中文翻譯並不甚好,還是希望大家能去看看影片,感受一下Mark對大家的愛 → http://t.cn/R5ytDC1 )

粉丝(Fan)这个字源于狂热(fanatic),而狂热者是一个负面的形容,暗示着特别疯狂且缺乏判断能力的一群人。把粉丝归类为狂热份子是很糟的一种形容,但大部分人是这样认为的。

粉丝究竟是怎样的人?粉丝曾是被世俗眼光鄙视的群体,就算是你们都爱看的电视剧,你们喜欢的那些人,有很大部分也对粉丝们望而生畏。他们既不理解粉丝的意义,也不懂粉丝真正的力量。

我个人觉得那是个不对等的状态,因为总是外面的世界在指指点点,粉丝们在过去并没有出头的机会。但是随着媒体文化的演变,粉丝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

当人们对媒体有了选择权,粉丝的意见突然就变得无比重要。电视剧变得能够随时随地被观看,收视率只会显示百分之一不到的观看族群。一个显示为百万点播率的节目,或许在全世界早有上千万的观赏者。整个体系正在发生巨大改变。

在过去粉丝身为被鄙视的族群,他们无论做什么或穿成什么样子,都被视为一种显示自身脆弱的表现。我从来就觉得这种看法荒谬至极,看着你们直到现在终于走出了自己的一片天。

我认为现在的粉丝已经有了很棒的共识,过去你们之间总是充斥着一种自卑感,对来自环境的压力逆来顺受,甚至接受自己成为刻板印象的一员。

现在看看Osric,他把cosplay当成自己的战袍,一种沟通的工具,一把寻找共识的钥匙。

对我来说你们的转变是相当不可思议的。我们身处一个面临许多严重议题、分崩离析的世界,但是在fandom里面我只看到团结一气的粉丝们,这是在别的地方见不到的。在这里没人在乎你的宗教信仰、种族、肤色或性向,或是任何世俗观点首先用来判断人的条件。

在这里最重要的是爱、善良与团结,是我们在外面世界很难找到的特质。

所以粉丝们有一种团结的力量。现在运行电视公司与媒体的人们已经逐渐意识到,粉丝是个拥有巨大能力与财力的团体,而且不受任何人或任何力量的控制。

我的同事们令我感到相当骄傲,我尊敬并热爱他们举办的每一项活动。他们将大量金钱与心力投入到许多义举之中,Misha、Jared、Jensen以及其他的同事们都在为慈善团体奔走,而你们就站在我们背后支持着大家。

你们接下演员们递出的棒子,将慈善的意义发扬光大,你们把活动变成有价值、有动力和充满了爱的美好事物。于是你们盖起了医院和学校,一块块砌上能改变世界的砖头。

如果你第一次来参加见面会,不用害怕这里过于热情的气氛,因为无论如何你一定会交到朋友。你永远不是孤身一人。

这里有种特殊的力量,但并不危险也不带批判性质,不会有任何坏事发生。外头的人们也许会问,粉丝们不是有点可怕吗?他们不是都做些奇怪的举动吗?

我的回答是,粉丝能做出最糟糕的事就是不小心说了些屁话,有时候因为紧张与兴奋交织的情绪是很难避免的。 

但是那又怎样呢?我觉得那些非英语母语的你们能够到这里是相当勇敢的,也很感谢你们纵容我这样捉弄大家,让我更容易地用英语开你们的玩笑。

你们坦然面对自己热爱的事物,这是世界上最棒的现象,你们都是我的骄傲。


评论
热度(23)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