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a doctor, I do no harm.

昨天看到rimiter太太畫的這篇Mckirk ,心疼之餘,不禁重新思考醫生在整個團隊中的定位。

TOS系列最普遍的一個評論,Leonard McCoy是主角群中最具人性光輝的角色,他與Spock日常的一來一往通常代表著Jim在絕對感性與絕對理性之間的無盡拉扯,這也是為何他們誰也離不開誰,三者合一是為完整,

很可惜這在重啟電影似乎被忽略了,Bones在前兩部電影完全沒有起到類似作用,到第三部也只能看出KTL稍微用心經營 Kirk艦長的超級好朋友兼醫官 這條路線。

McCoy懼怕深空與海洋、對未知的事物杞人憂天、是個喜歡待在舒適圈的人,卻心甘情願陪著James T Kirk上刀山下火海,多年來他除了抱不完的怨,更多的是不求回報的付出。

KTL強調了這一點,理所當然這是現代人欣賞的一項特質,但是當它被無限制利用的時候,除了灑狗血之嫌,卻無非凸顯了另一位主角的淺薄。

超出常規是Jim Kirk的領導特質,不該成為他的缺點。從前他對醫生的無度索求總會有個停損點,醫生懂得反駁,Jim也總會在事後彌補,所以他們之間看似失衡的關係其實無比穩定。

KTL的醫生在Jim面前彷彿喪失立場,他成了刀子嘴豆腐心的海綿,一再而再承受Jim Kirk那摧枯拉朽的破壞力。在Jim Kirk回頭之前,他已是傷痕累累的中流砥柱,終有傾倒的時候。

在萬不得已的狀況中,連搭乘穿梭機都會嘔吐的醫生騎上外星戰鬥機的駕駛座,然而後果是迫降在陌生的星球,唯一同伴因自己糟糕的駕駛技術受到致命傷,他的艦長以及船員也都生死不明。

才過了一天,他被迫回到噩夢中,駕駛戰鬥機穿越一片地獄火海,整個太空城幾百萬生命維繫於他手中的舵,甚至要是稍有偏差,他將會失去這輩子最好的朋友。

Star Trek Beyond的編劇之一,Simon Pegg聚聚,被問過最喜歡的刪減畫面是哪一段,他的回答是 "Bones在某個場景理堅持不碰相位槍" 這段,而我們很容易就能猜到是誰遞給他那把相位槍。

rimiter太太這三張圖很寫實地畫出越過那條線之後的Leonard McCoy,同時也畫了Jim應該做的事,我總覺得,有了這個畫面,他們之間的關係才算完整。

***



沒有要拉黑Jim的意思,單純抱怨電影結構對於Mckirk的處理非常不認真。拜託再去把TOS刷個10遍再開始寫下一部劇本。


评论(12)
热度(45)
  1. NICE 𓆡遙遠的彼岸 转载了此文字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