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 Trek The Motion Picture Novel by Gene Roddenberry

這本是教主羅登貝瑞親自寫的ST1小說,昨天拿到古早的中文版就看了起來,主要還是想尋找Bones的身影。Bones的戲份主要集中在前半段,小說補完了很多Bones和Jim之間的起伏,包含Bones的堅持以及Jim的迷失等等。教主對於McCoy和Kirk的吃間的關係設定很完整,在小說裡多次出現。下面截錄幾段我很喜歡的放上來。

在這以前,柯克末讓自己承認,他在過去兩年中是多麼不愉快。這是他的自豪心;他很難接受這樣一個令人痛苦的事實:他接受星際聯邦將軍的軍階是一個愚蠢的錯誤,考慮到他的朋友、戰友、軍醫麥考伊曾拼命設法警告他不要接受將軍軍階,犯這個錯誤就更加荒唐了。

老骨頭。麥考伊甚至闖進星際聯邦部的參謀處,憤怒地堅持說,打從有了航船之日起,有些軍官的人規共生關係就使精神病醫生(在此之前則是使詩人)感到有趣和迷惑不解。詹姆斯·柯克就是這種軍官之一。對於這種人來說,指揮一隻星際飛船可能是最後的經歷——任何其它生活方式、榮譽或滿足的任何結合,都不會接近於在太空指揮一隻飛船所帶來的興奮、挑戰和幾乎是完全的自由。

在TMP開場時五年任務已經結束兩年多,主角們都升官了且被分派到各處任職。Bones從一開始就反對Jim接任上將職務,他打從心底不認同星聯的官僚。可後來Jim還是接了,理所當然就不飛了,Bones就告老還鄉(?)去搞他的研究,兩個人也差不多分開三年了吧。Spock則是連原因都沒說就回瓦肯去了,大概是用沉默表示決裂。我覺得Bones這段時間都在生Jim的氣,很有可能他們自從分開後就沒有互相連絡過,但還是會偷偷打探消息這樣。

接著Jim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人家拖上船來。

在傳送機的平台上,醫生麥考伊首先把自己混身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發現完整無損才放心地鬆了一口氣。他留著大鬍子,穿著工作服、緊身褲和厚靴子。這一身打扮完全符合柯克聽到的有關麥考伊的消息:他幾乎成了一位隱土,埋頭在研究一種“法北雷尼人”的藥品。他正研究如何把這藥品應用到陸地居住的人類之中。他的外表一點也不像一位飛船上的首席醫生,但他的態度仍是老樣子:多疑而且愛提反對意見,不願以星際為家,喜歡在地球上閉門搞研究。

題外話,Bones之所以能研究法北雷尼人的藥品,是因為Spock幫他翻譯了那些外星語言。(嘿嘿)

Jim早在上船前就對自己充滿質疑,卻又不敢表現出來。他無時無刻不在和自己矛盾的內心作戰。這也是他無法沒有Bones的原因。

目前,柯克不打算失去麥考伊。柯克對自己產生了許多疑問,現在的他與過去是否有所不同?三年的地上生活可能使他變了嗎?這些問題只有麥考伊可以幫他作出回答。飛船上的醫生這個名稱是不確切的,因為這個醫生實際上是權力僅次於艦長的人。在某種特定的條件和情況下,飛船上的醫生甚至可以解除艦長的職務。在一般飛船執行一項長時間的任務時,安排一名象麥考伊這樣的專家當醫生是非常重要的。

在執行這種長時間的使命過程中,艦長的權力和行動自由是絕對的,幾乎像上帝一樣——艦長有時也誤認為自已是上帝。所以柯克很感謝有一位象麥考伊這樣的人防止他有上述錯覺。

已經成為醫生的Nurse Chapel是這樣看待艦長與CMO的:

經過這麼多年與麥考伊一起共事,她已經懂得飛船上的艦長和首席醫官之間關係的重要性。這種關係的關鍵之點在於:飛船上的醫生對艦長的體質、精神、情緒上的健康負有重大責任,另外還享有在特定情況下解除艦長職務的權力。在探險任務如此縱深於太空之中,而且飛船艦長可能在比一年更長的時間內與艦隊總部失去聯繫的情況下,醫生就應該有這樣的重要權力。

有了以上對Jim與Bones之間關係的鋪陳,加上企業號啟航後一連串的衝突,兩人終於迎來爆發點。這段情節是小說中我最喜歡的一段,非常精確地呈現Bones是如何重視自己的朋友、尊重自己的專業,以及Jim在沒有Bones的情況下會走上怎樣的歧途。

在蟲洞事件後Jim私下斥責Deker企圖奪權,Bones直接表示他不站在Jim這邊。面對Jim質問,Bones不但豪不退縮而且一針見血絲,毫不留餘地指出Jim的種種錯誤,我都給他捏把冷汗了。Jim似乎被當頭澆了一桶冷水,他憤怒但同時也清醒了。能如此迅速把Jim從迷失中解救出來的,我想也就只有Bones能做到。

「他可能對的,吉姆。」麥考伊說道。
「出去,出去,老骨頭。」柯克說這句話是認真的。
麥考伊搖了搖頭說:「作為飛船上的醫生,我現在要與你討論你是否適合擔任艦長的問題。」
柯克感到自己的表情冷酷起來。 「講出你的意見吧,醫生。」
「艦長,我的意見是:對抗的正是你自己。除了沒有進行訛詐以外,你使用了一切手法來達到奪取‘企業號”指揮大權的目的。也許,你甚至採取了訛詐手段。 」麥考伊在這樣說的時候,目光敏銳地註視著柯克的反應。
「醫生,你是判斷我怎樣取得指揮權的呢,還是判斷我是否適合繼續指揮飛船?」
「我需要你真誠地回答,你為什麼要這樣幹?」
柯克迷惑不解。麥考伊似乎十分嚴肅。但對他的問題的回答是十分簡單的。
柯克開始解釋了:「入侵的雲體……」
「……是個天賜良機,」麥考伊打斷了他的話,「而且你知道今後不會再有這樣的良機。它能使你再次登上一艘飛船的艦橋。而且比這更加不可思議的是,登上“企業號”的艦橋……」
柯克氣炸了:「麥考伊,這簡直是一派胡言,我要完成一個任務,‘企業號’碰巧是可以利用的飛船……」
「可是在完成任務之後,你也是不會想交還‘企業號’的!”」
柯克似乎感到又陷人那種“時空概念”混亂之中了。麥考伊在說些什麼呀?如果他沒有聽錯的話,麥考伊說的不僅是他不適合指揮飛船的問題。
「我打算佔有‘企業號’?」柯克嚴肅地問道,「醫生,你就是這麼說的吧?」
麥考伊點了點頭。 「我可以準確地告訴你,你是怎麼打算佔有‘企業號’的。不管你是否真正認識到,吉姆,你是在進行一場賭博,你以為入侵的雲體可能使你達到目的……」
柯克不知自己說了些什麼,好像聽到他自己打斷了麥考伊的話——柯克感到一陣發冷,這似乎是一種氣得他渾身發抖的感覺。他剛才不是想要動手把麥考伊趕出房間去嗎?是的,他是想做像這樣的荒唐事。不管怎樣,麥考伊還是繼續往下講。
「……如果入侵的雲體確實是那麼危險,如果你勝利了,人們會非常感謝你,你可以提出你的要求。可是,如果你以身殉職——順便說一句,我們大家還得與你一塊完蛋——那會怎樣呢?你是寧死也不願再放棄'企業號'的,是不是這樣,吉姆?」
柯克這時意識到,他混身發冷是……害怕所引起的。不是怕入侵的雲體,也不是伯失敗,甚至也不是怕失去指揮“企業號”的大權。
柯克在星際艦隊接受“企業號”指揮大權時宣過誓,十分莊嚴地承擔了責任,而且還有一種專業人員的自豪感。柯克不能無視這種可能性:麥考伊可能是對的,在對於一些下意識和內在思想活動的分析方面,尤其可能是對的。過去,麥考伊很擅長判斷這些方面的思想活動。自從他認識麥考伊以來,柯克只有一次完全無視麥考伊的規勸……這就是他接受將軍軍階的那一天。

當然,他們不可能永遠吵下去。在Jim清醒之後他能冷靜地面對失去舵手事件以及V'Ger送來的探測器,這讓Bones也再度願意承認他的態度,兩人很快就和好了。

麥考伊走進艦長室,站在那裡盯著柯克看了一會兒。
「要是你感興趣的話,船醫終於把詹姆斯·泰比里厄斯·柯克認定為新艦長了。」
柯克驚奇地抬起頭來。
麥考伊坐了下來。 「歡迎你回來,吉姆。我現在喜歡你勝過喜歡我剛上船時在這裡的那個柯克。」
「謝謝你,老骨頭。是什麼使你相信我回來了?」
「是你派德克爾去同伊麗婭打交道這件事。」

大概就是這樣。

教主最棒了!!!TMP真的電影小說都好看!!!


评论
热度(31)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