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kirk】一個異想天開的腦洞

#只是想寫寫骨頭出任務  
#按照慣例主角必須雖小  
#看看有機會就接著寫吧
#應該不會

咳咳...這東西管用嗎?真是,該死的,我又不是通訊官,哪知道這要怎麼弄──喔,有幾個燈亮了,那就當作是傳送中吧,管不了那麼多了。

我是梅菲爾號代理指揮官萊納德.麥考伊,在此彙報本次任務內容。首先,這本該是再簡單不過的醫療支援任務:抵達、卸貨、評估、分類、隔離、宣導、治療。估計一天半做完固定套路就能拍拍屁股走人,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搞成現在這樣。

86個標準時之前,企業號奉命至11號星艦基地作年度維修,上頭命令是全員離鑑,所以艦長給船員們五天自由時間。軍官們有各自的任務,而我則被醫學部直接指派給醫療星艦USS梅菲爾號作替補醫官。

我們的任務是到曲速六航行距離8個小時之外的一處殖民基地給予醫療支援。指揮部於95個標準時之收到該基地發出求救訊號,似乎有不明疫情正在擴散。 

但是一群來路不明的鑑隊早就在目的地等著羊入虎口,他們甚至算準梅菲爾號脫離曲速的方位──但是這怎麼可能?我他媽的哪會知道。總之我們不由分說就先吃了一頓相位炮大餐,艦橋在首輪攻擊中就被炸毀,可想而知我們的指揮官光榮殉職。第二輪攻擊瞄準了引擎的部分,我只聽到通訊器傳來"我們已經失去所有動力"之後就一片死寂。

這時一個宇宙級大笑話發生了,對方好像會心靈感應還是怎樣,透過某種隔空船音的方式掐熄我們最後的希望:指派這艘星艦上官階最高的軍官,傳送到他們指定的座標,下一輪攻擊就不會發生。

指揮官已經死了,你猜猜他們是指誰?對,那就是我,天殺的。

我從沒做好光榮赴死的準備,但我也沒打算讓全船人給我陪葬,至少我確信外面那群該死的東西不會遵守諾言。我們秘密與不遠處的殖民基地取得聯繫,哈,事實上根本沒有疫情這回事,該死的莫非定律。好吧,就算在星球上的限制更多,但總也比這艘巨型棺材好,所以我命令所剩不多的船員──大多數是醫療人員,通通傳送到基地去。

...然後我坐在這裡負責把來龍去脈交代清楚。雖然通訊官已經離開了而我根本不知道這東西到底有沒有在傳送。

...吉姆,如果你能聽到這段──前提是這段能送出去的話,我真該聽你勸干了那瓶沒開封的麥酒。再也沒機會品嚐那禁忌的滋味了,這是我最大的遺憾。它就藏在我辦公室最裡面的櫃子,和一堆鎮靜劑塞在一塊,你替我干了吧,偶爾喝的時候想想我就好。

史巴克,好好照顧我們的家人,你是我見過最優秀的大副,我知道把吉姆和企業號交給你肯定沒問題。

還有什麼...喔,跟Jo說聲我愛她。以後別像爹地一樣遇人不淑奔波勞碌。

好吧,我想這就是全部了,麥考伊完畢。



麥考伊關掉通頻道,飛奔至傳送室輸入方才得到的座標,按照指示把傳送頻率推到最底並踏進傳送台。

一陣炙熱的白光之後整艘USS梅菲爾號消失在宇宙中,好像不曾存在過一樣。

 



评论(7)
热度(16)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