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kirk】一個異想天開的腦洞 2

#對我又來騙了
#我真很喜歡寫骨頭出任務
#然後總是雖小
#後續是什麼能吃嗎


前一篇可以看這裡

我的確討厭傳送機,但比起乘坐穿梭機穿越大氣層,我還寧願被瞬間分解之後在另一處重組。屁股下的椅子又劇烈震盪了一下,在幾秒失重的恐慌中我沒憋住的咒罵脫口而出。前面駕駛座穿著紅衫的上尉回頭對我緊張的笑了一下。抱歉啊醫生,這個星球的大氣不太穩定,到處都在刮暴風雨、您坐穩了。

我朝他點點頭,要他專心駕駛,心裡有點尷尬,一切都不是上尉的錯,這個小伙子說不定比我還緊張,他扳動按鈕和搖桿的手都在微微發抖了,雖然我死死抓著扶手的指節也已經泛白,好不到哪裡去。

思考提和烏胡拉對於氣候和路線的報告不斷從通訊器交錯出現,算是另一種使我穩定的來源。至少還有人知道我們倆困在這該死的鐵皮運輸機裡頭,漂浮在閃電與冰雹瘋狂亂舞的氣流之中。

該死的護送任務,該死的和平大使,該死的穿梭機。要不是對方物種不理解傳送機原理不敢使用,我們也不用大費周章冒險穿越不穩定的大氣。兩次!還是來回兩次!

我正感嘆船身晃成這樣我還沒吐出來,又一陣巨響,似乎有龐然大物擊中機體,整個機身突然朝右邊歪斜,如果我沒扣上安全帶現在肯定以能造成骨折的力道摔在艙壁上了。

在各種尖叫著的警示聲的中我聽到上尉朝通訊系吼了一串聽不懂的名詞,最後一句我倒是聽懂了:主要與備用引擎停止運轉,我們正在下墜。

上尉轉頭絕望的看著我。我想說些什麼安慰他,才發現我從剛剛就忘了呼吸,連忙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我飛了起來。正確來說是失速造成的暫時無重力讓我浮在空中,不過在這種狀態下我寧願用浪漫一點的說法,不然就死得太難看了。

我真希望吉姆在這裡。他一定會有辦法的。我想說些什麼安撫前座的上尉,像是:艦長會救我們、司考提不會放棄我們,之類的,但是心懸在嗓子眼的窒息感讓我一句話都擠不出來。

所有人登艦前都已經做出為任務犧牲的覺悟,但我覺得這個年輕人肯定沒有心理準備,看看他因恐懼扭曲的臉就知道了,我還能在他放到最大的雙眼中看到自己蒼白的倒影。

我看到高度計上的數字不斷下降、下降,身體也不斷下墜。好像忘記一件重要的事,在數字倒數至0前一刻我終於想起來了:這顆星球叫什麼來著?




我是被尖銳的風聲吵醒的,還有斷斷續續的水滴聲。睜眼還是一片黑暗,一會我才意識到,啊、原來我還活著。用力閉了閉眼再睜開,幾次之後視野逐漸清晰,我看到灰白的穿梭機艙壁,確定自己還在穿梭機裡面,才看到從中間部分斷裂的機體。我倒在駕駛座部分,我原本坐著的地方呈現45度向下歪斜,從斷裂處可以看到外面的石壁,看來是摔進一個石窟裡了。

我要起身才發現自己是被抱住的。上尉就躺在我身下,雙手死死環在我的腰部和胸口,我想他應該是墜落前一刻撲過來,用肉身替我阻擋可能的衝擊。在我趕緊扭過頭去確認年輕人的傷勢之前,他冰冷的體溫似乎已說明了一切。我甚至能感覺到他的身體逐漸僵硬。年輕人的頭部以不自然的角度垂在一邊,圓睜的雙眼早已失去生命的量度。除了雙手之外他的上半身早已血肉模糊,幾根肋骨甚至穿出身體,在幽暗的視野中透著森森白光。

我知道已經什麼都做不了了。要說我沒有悲從中來是騙人的,我覺得自己並不值得他人為我而死。小夥子人生的征途還沒開始就被掐熄了,罪魁禍首還是我這個鄉村醫生。我小心翼翼的掙脫出上尉的手臂,闔上他失去光彩的雙眼,為他默哀一分鐘。 



這不是無名上尉x骨頭謝謝,不接受BE (乖巧)

後面還有兩個。再這樣下去可以湊成5+1了都。

评论(15)
热度(12)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