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宵一夜值千金【一个不知道什么鬼的镜像脑洞】

醫生脾氣不好是有原因的

_Elensar_:

  帝国企业号上流传着一句话:惹谁不能惹大夫。
  倒不是说McCoy医生看着多么威武雄壮,其实嘛,作为企业号的CMO,医生一直加班过度。至于加班内容是往死了折腾那些被Kirk舰长或是扛着或是拽着或是踢着送进来的生物,还是在喝了两瓶罗慕伦麦酒之后骂骂咧咧的给又作死的某些船员做手术,得看运气。不过过度工作导致McCoy医生看起来一直比较,精瘦。全船比医生还细长的就瓦肯人了,众所周知,瓦肯人惹不起。
  在这个帝国企业号上,一直没有什么束缚。这里舰长就是老大,只要你可以完全遵守舰长的命令,你就是像Chekhov一样每天早上灌两瓶伏特加再去开船他也不会踢你屁股的。
  一个人除外,如果还有人管得了舰长,那就是船医。
  其实关于这船上的花边新闻根本不用传,所有人都知道舰长早就睡遍了全星舰,睡瓦肯大副那天俩人上床之前还打了一架,拆了半个舰长舱。说起来这俩人也特别奇怪,平时工作时候亲密无间,联手坑人从不手软,私下关系一团混乱。Spock和别的大副不一样,他不喜欢权利,就喜欢美人,金发的他喜欢,碧眼的也喜欢。
  真不好意思,叫Kirk的也好这口。不过舰长比较自恋,据说喜欢每天早上照镜子,有一天把自己屋里镜子都照碎了,扎了自己一脸玻璃碴子,跑医务室被医生一顿嘲笑,从此以后就破相了。当然这只是关于舰长那张帅脸上那道疤的一个传言而已,还有更神奇的诸如企业号上有个神秘女子,每天在屋子里哀哀戚戚。企业号的舰长是多么伟大的宇宙种马,怎么能受得了自己船上有船员贱妾茕茕守空房呢?当晚舰长就摸过去了,结果人家妹子实际上是两把菜刀防色狼的主,后面的大家就都知道了。不过这个版本太扯了,比照镜子都扯,所以大家宁可相信舰长房里镜子碎了。
  不过最近Spock和Kirk的关系比较诡异。听说是他俩开始抢着跟一个人上床。
  真不幸这人是McCoy医生。
  要说McCoy医生胼头也不少,凭着那双婴儿蓝的大眼睛,钓妹子一般一钓一个准。不过前两天仨高级军官在舰桥上打起来了。
  “去你妈的瓦肯大地精,你干嘛把中尉掐晕?”McCoy医生怒气冲冲冲上舰桥。
  “啊,Bones~”Kirk舰长堆起了一脸假笑,“你来了。”
  “你给我排班站。”医生走到了舰长身边扬起了无针注射器,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脸,“要不就先给你尝尝。”
  “……”舰长一脸我救不了你的眼神看向了Spock。
  “你知道原因,Leonard。”Spock一脸骄傲。“瓦肯人的占有欲。”
  “去你妈的占有欲~”医生翻了个大大大白眼,“你和你那瓦肯小情人,T pring春宵一夜时候,怎么就没占有欲了呢?”
  “我和她已经分手了。”Spock一本正经。
  “我和Rose中尉也分手了。”医生一脸假笑。
  “我知道你们昨晚共度良宵了。”Spock怒目而视。
  “我们昨晚勾搭上的,今早分手了~怎滴~”医生毫不愧疚的挥舞着无针注射器。“我警告你,Spock,再在走廊里逮谁掐谁,我就让你尝尝你的瓦肯前列腺被注射两针‘镇定剂’的滋味。毕竟我对你前列腺的位置了如指掌。”
  Spock哆嗦了一下,Kirk得意的在舰长椅上哈哈大笑。
  “你也别嘚瑟~”医生靠在舰长位上用刀挑起了舰长的下巴,比着舰长脸上那道疤轻轻滑了一下。“啧啧~”
  医生走了。
  “我看你今晚要一个人睡了~”Jim Kirk得意的望着Spock。
  “我今晚没有独守空房的打算。”Spock针锋相对。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Kirk站到了医官门口。里面一个声音响起了——
  “天王盖地虎。”
  “一宿两万五。”Kirk的白眼翻到了脑子里面去。
  屋里一阵乒铃乓啷,之后门开了。
  “你说你是不是缺心眼,对这么傻缺的暗号就算了,你在屋里摆个威士忌酒瓶阵,是能挡住Spock还是能挡住我?还是你在这防火防盗防采花贼呢?”Kirk向躺在床上的人走过去。
  刷一飞刀,直直擦着Kirk的脸皮过去,扎进了衣柜里。Kirk瞬间冷汗就下来了,想起来自己第一次和医生上床差点被砍死的悲剧。
  “你特么有气别对老子撒哈,不就是前天Spock在你面前亲了那个罗慕伦女的你不爽么,那女的主动勾搭的Spock,豆腐不吃白不吃。”Kirk坐椅子上了,McCoy医生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排无针注射器,开始拿小鹿皮认真的擦。
  “呵呵,看到画面之后差点用心灵链接搅乱了瓦肯人大脑的不是我吧~”McCoy语气里带着一丝危险的甜腻。
  “哼~”Kirk脱了靴子,把脚放到了床上,给自己倒了杯小酒喝。
  “请求进入。”过一会,一个逻辑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
  “天王盖地虎。”
  “……………………”外面沉默了。
  “看来今天瓦肯人不准备进来了。”屋里两个人发出了甜腻的声音,还有某些,比较和谐的声音。
  “医生,我为我的行为道歉。”Spock憋了半天在外面说。
  “你慢点啊,一天那么猴急,啧啧~”
  “谁让那么甜~再给我点我还要~”
  Spock脸绿了,看了看房间门牌号,123。叹气,转身走到了舰长舱室121,说真的,为什么舰长舱的密码永远是2233322,说真的这种拿生日当门锁密码的人,他家房门绝对鬼都挡不住啊。当然,可能某人就从来不懂啥叫怕,真有不怕死上门的,应该担心一下自己被房主采菊花。
  Spock穿过连着的卫生间,看见医生和舰长正在喝酒,地上扔了一地酒瓶子,摆的那形状跟七星八卦阵似的,内心默默感慨没逻辑的粉皮人啊……
  “来了?”Kirk抬眼看他。
  “来了。”Spock说。
  “说吧。”Kirk一副请的样子。
  “咳咳,嗯,”Spock从怀里掏出来个条。“嗯,对不起,尊敬的舰长,尊敬的医生,我为自己xxxx年x月xx日在罗慕伦飞船亲吻了一个女罗慕伦军官道歉。我忏悔,这都怪那夜星光过于灿烂,我的前途看似一片光明……”Spock不读了,开始看着Kirk。
  刚读到这对面俩人就笑抽筋了。
  “Jim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McCoy医生抢过了条子。“我觉得我焕发了瓦肯生第二春,我没有背叛任何人的想法,我只是觉得如果我能在床上扭断她的脖子那我们就可以得到晋升就再好不过了哈哈哈哈哈哈……”
  “舰长,这并不好玩。”Spock一脸无奈危险的走过去。
  “我只是出主意的~”Kirk一脸嘚瑟。“你看McCoy笑的跟花儿似的,我相信你亲自说出来他肯定会原谅你。”
  “所以~”Spock看着医生,“这出闹剧是否结束了?”
  “算了吧Spock~以后不要再在船上随意掐舰员,不然我的威胁仍旧作数。”McCoy医生伸出了两根手指,轻抚上Spock的左手。Kirk翻了个白眼,直接把两个人带到了床上。
  哎,春宵一夜值千金啊~

评论(2)
热度(44)
  1. 遙遠的彼岸_Elensar_ 转载了此文字
    醫生脾氣不好是有原因的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