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会【企业号相关恶搞】

衝啊~一路扎出去~

_Elensar_:

  又是一个美好的周一清晨。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这些企业号上都没有。
  说起来企业号各个部门每周一早上都要进行例行早会。自从他们的Pike舰长卸任,联邦旗舰迎来了低龄化的时代。以舰长James T Kirk为代表,全舰平均年龄基本在三十五岁上下,一般不超过四十,除非有什么其他星球代表或者外交大使团队登舰。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精力和活力啊!这年头宇宙探索,要的就是精气神!说什么天崩地裂海枯石烂,一群大姑娘小伙子聚一起,团结在Kirk舰长,Spock大副,McCoy医生为代表的旗舰管理团队下,发生什么事都没什么好怕的。
  话说回每周一次的例行早会。说起来企业号部门分配基本上是这样的:科学部当然在首席科学官兼企业号大副Spock的带领下,医疗部全体成员全部听从McCoy医生的指挥,轮机工程部自然是归轮机长Scotty管,通讯部门有美女Uhura坐镇,安全主管Olsen也一向得舰长器重。至于黄衫中下分的导航与控制、相位武器管理和战略战术统筹三个部门,一般来讲都是Sulu上尉坐镇的,因为指挥部的人员一向比较少,这年头高级指挥系人才也不好培养啊。毕竟舰长不能干一大早跑部门训话的事,太low了,要训话也得全舰一起训对吧。
  企业号13层甲板一直有个一面墙高的电子板。按说一般星舰都直接跳过13,12层下面就是14层,毕竟这数不吉利。说实话星际舰队也是玩命的活计,哪怕是看起来相对安全的科学部,一年怎么也得意外死两个人。运气一向是星舰上大家都追捧的东西,幸亏二十三世纪的人都不信星座了,不然估计骗子能在星联各路军官里捞上一大笔。不过以企业号舰长James·永远不信邪·老子运气好到爆·我作死我自豪·Kirk的一向作风,他要是能信13不吉利那才是出鬼了。不仅仅不信,舰长大人还亲自把13搞成了企业号地狱一层,反正你们不是都信邪么,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撒旦可怕还是舰长可怕咯~以至于13层的娱乐甲板都没几个人去,因为路过那面电子墙,就能让所有企业号舰员几乎想起噩梦一样的星期一和年终考核。
  对,那面电子墙就是企业号优秀舰员评估表。年优第一排,月优第二排,周优第三排,即将被驱逐名单第四排,死亡名单第五排。
  最开始搞这东西的时候,舰长宣布全舰一视同仁,不搞特殊化,能者多劳,谁牛谁挂上面。结果最后,Spock先生日日稳居龙头,Kirk舰长紧随其后,McCoy医生和轮机长Scotty两位进取号总扛把子永远在第三第四上起起伏伏,导致Sulu,Chekhov,Uhura三个人以非常优良的谦让精神,都自愿排第七……特么评前十舰桥组年年月月周周占全部前七名还评个屁啊?在舰员们强烈要求下,甚至据McCoy医生说有的舰员对着排名痛哭流涕乃至于精神压力过大不得不转舰之后,舰长终于宣布高级军官不参与评比了,给大家勇争第一的机会。据说Spock大副的照片终于从大榜上被摘下去那天全船舰员对舰长感激涕零,恨不得“鼓盆而歌”【并不】。
  然而再之后大家发现噩梦远远还没结束,因为一个蓝衫被打倒,千千万万蓝衫站了起来。从此之后周评月评前十五名连其他颜色都看不见了,导致红衫黄衫部门悔不当初……
  又到了周一,企业号三十五个科学实验室的全体舰员——两百多名蓝衫整齐划一,根据军衔和个头高矮集中整齐的排列在一号实验室里,一个个站的都是最标准军姿,等待首席科学官,瓦肯大副Spock检阅。科学部连周一训话都比其他部门提前开始,其他部门早上七点左右集合,科学部在Spock的带领下周周六点半集合,迟到一次记过,迟到两次年终评优取消,迟到三次直接踢出去快走不送。
  Spock扫视了一圈,拿着PADD准备开始。
  “报数!”
  “一。二。三。………………”
  报了一圈之后Spock开始点名。有想莫名顶替,瞎报乱喊的,您就瞧好吧,不出一天您名字就得上舰长PADD辞退名单第一条。
  “嗯,很好。”看到全员到齐,Spock表示很满意,走到了高一点的地方,开始慢条斯理的说。“上周我们科学部的成绩很不错。评优前十五名仍旧都是我们科学部的人,十七实验室的反物质相关研究和二十三实验室的新开发矿物质提取的两份论文都获得了联邦的嘉奖。其他实验室的人员也要向这两个实验室看齐,再接再厉。”
  “企业号的科学实验设备可以说是全联邦最好的,大家都知道,离开这艘星舰,你们几乎就无法再接触到最新最高科技的前沿设备了。作为科学人员,大家都清楚设备对我们工作的助力作用。所以我希望全体人员都不要浪费,能多在实验室呆,就多在实验室呆。其他部门的人一天在工作岗位上值一班,我们应该至少值一班半,最好值两班,能值两班半的上周有十三人,全部得到了嘉奖,保持下去你们就能很快晋升了。大家有工作方面的任何需求都可以直接向我申请,我会想办法审批通过。”
  “Spock先生!”十七实验室的主管开始发言。“我们实验室要申请更多经费!上个星期我们的申请被驳回了!”
  “二十号实验室附议!”“二十四号附议!”“没有经费怎么做实验!”
  “嗯,我知道。大家不要慌,上星期舰长批准为医疗部采购了新设备,所以要等等,这星期我一定说服舰长把大家的经费批下来。”Spock承诺。
  “凭什么医疗部总跟我们抢费用!”大家愤愤不平。
  “大家说的很有道理,”Spock刷拉拿出个记事板。“按理说我们科学部的研究范围比医疗部广,实验室比医疗部多,做出来的成就也比医疗部的辉煌。不过McCoy医生,大家也知道,他一向和舰长一样不按常理出牌,尤其在语言方面从来不讲究逻辑。众所周知瓦肯人从不说谎,更理解不了没有逻辑的地球人,所以如果以后他和我抢经费,大家觉得我应该怎么反驳?”
  科学部瞬间炸锅,大家开始了每周例行的抢经费研讨大会。
  与此同时,医疗部的人也全部集中在了医疗舱,等待McCoy医生的训话。一般来讲,好心的医生都等到七点零五才开始点名。毕竟医疗部小护士们中女孩子比较多,磨蹭一点也是有的。当然如果你再迟到,就准备迎接医疗长对你的特殊“关照”吧。一般McCoy医生的这种“人文关怀”,除了全星联脸皮出名厚的Kirk舰长和瓦肯人,大多数人经历过的结果都是十分钟双腿打颤,二十分钟浑身痉挛,三十分钟哭爹喊娘发誓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然后McCoy医生会对着已经鼻涕眼泪在脸上四处飞的你温柔一笑,再告诉你:回去工作吧。
  报数点名这种事一般医疗部这就能省就省了,毕竟医疗部人比较少,全部十五个实验室研究人员和医疗湾七个医生十五名男女护士,大概瞅一眼人到没到齐就基本落不下。
  “很好,嗯,上周我们医疗部有两名舰员挤进了考核前二十,查佩尔护士和杰克逊医生,很不错。”McCoy随意的溜达着,一边训话一边暗暗查人头。“针对猎户座新病毒的疫苗研究有很大突破性进展,非常好。”
  医生大概在心里也点了一遍人,嗯,今天都到齐了,没请假耍赖撒娇赖床不来的,很不错。“上周有两名安全人员牺牲,虽然这不是我们的错,他们是在Kirk舰长率领的地勤任务时牺牲的。但是作为医务人员,我们对牺牲的同事们应该致以沉痛的哀悼。现在全体人员默哀一分钟。”
  “好了。杰克逊医生,汇报一下上周我们的工作总结和这周的计划安排。”
  “好的,长官。上周医疗部共接待十三名舰员,一名重感冒,已经发配药物并痊愈。其余两名轮机部人员不小心在操作仪器时烫伤,昨天来复检伤口愈合的很好。其他十名中有一名指挥部人员声称自己得了巴多利胞疹,最后被检查并无患病情况,并且在走的时候被我没收了一瓶趁我去实验室拿器械时候偷的蜥蜴白兰地,据说是替舰长……”
  “这段跳过!以后装病的都不用写进总结里,浪费内存!”McCoy医生及时打住了杰克逊的话头。
  “好的,其他九名均为科学部人员,症状大多数是肌肉僵硬,腰肌劳损,脊柱轻微侧弯。均为加班过度导致,九位舰员均已遵医嘱休息并痊愈。”
  “很好,所以大家看到没有,加班要适度。不能学Spock部门的那帮人,他们成天就会给我们添麻烦!要不是他们天天加班,搞得人仰马翻不得不往我们这跑我们就能多休息一会。”
  下面一片附和声,一群小护士和研究员用McCoy医生英明,医疗长说的什么都是对的的眼神看着他们主管。
  “好了,上周总结完毕,这周开始,企业号一月一度的例行体检就要开始了。大家本周务必辛苦一点,最重要的一点是抓人!”McCoy医生加重了语气。“所有医务人员,随身佩戴两支无针注射器,里面加上营养液,对于所有抵抗不从的,逃避体检的,大家都清楚怎么办。”
  “扎!扎!!扎!!!”下面一群人从腰间掏出了无针注射器,挥舞着喊起口号。
  “这就对了!”McCoy医生笑起来。“对于那些惯犯,尤其是舰桥组的人员,还有那些实验室部门主管,加班狂魔,体检恐惧症患者们,大家绝对不要因为他们官职高就手软!只要他们有空闲,被你们逮住,不来,就扎到他们来为止!”
  “Yes,Sir!”全体人员露出了“愉快”的笑容齐声回答,颇有点气吞企业号的气势。
  指挥部这边,Sulu正现在战略战术指挥室训话。
  “你们说说你们,能不能有点出息!”代理舰长板起脸来绝对不含糊。“上个星期企业号评优,前二十,所有黄衫刚挤进去三名!这是耻辱!你们懂不懂?指挥部的人怎么能落后?不然以后你们怎么指挥别人?”
  大家都不敢回话,毕竟这船上就一个人打得过他们的代理舰长,靠的还是瓦肯三倍力的外挂。
  “大家都是舰长的直属部门工作人员,需要掌握的是全星联最重要的工作!全企业号指挥组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人,但是我们能因为人少就被科学医疗部比下去么?”
  “不能!”大家一起回答。
  “这就对了!”Sulu挥舞着手臂。“我们的工作在内容上十分重要,我们不需要跟那群搞科学的拼工作时长,我们重要的是提高效率和工作态度!一个人努力干两个人的活,全体给我提高专业技术水平!”
  “大家未来都是梦想做舰长,甚至更高职位的人。大家不能和那些蓝衫书呆子们学习,我们必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我们指挥部,从现在开始,必须努力保十五冲前十!大家难道不希望13甲板的大榜上第一排挂上我们指挥部的人的照片么!”
  “从现在开始,所有被举报工作不认真的,全来和我单挑!不想来的就都给我认真工作!听到了没!”
  “是!”全部黄衫人员原地抖了三抖,这周啥也别说了,必须拼了。
  “行了,好好干,其余我都不管,我只看成绩。解散。”Sulu一向不愿意墨迹。
  Chekhov和Sulu一起往舰桥走时候,一边走一边偷偷笑。Sulu白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你怎么不和Spock比业绩呢?”Chekhov笑嘻嘻的说。
  “我揍你你信不信!”Sulu作势要打,这时候电梯打开了,Kirk舰长在里面。Chekhov立马开始:“舰长!Sulu要打人!!!”
  “Sulu,”Kirk笑了一下,顺手揉了一把小毛熊的头发,手感真好。“刚开完早会?”
  “是,舰长。”
  “其实我觉得还不错么。上周控制和领航部门的成绩都很好,相位武器操作部门工作也不错,就是战略战术指挥部门……”
  “您一个人快把全星联战略战术指挥的活都干了好么。”Sulu无力。
  “那我养着他们干嘛?”Kirk一脸惊讶:我船上还有吃白饭的?
  “这是星舰标配,您不满意可以向星联申请。还有,每周战略战术指挥部上交的报告不比其他部门少,但是鉴于您一份都不看,所以我都替您看了。”Sulu叹气说。
  “啧啧,要不让他们替我写文书吧……”James T Kirk想了半天终于说。
  “………………”Sulu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自己舰长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走到了舵手台,Chekhov对Kirk笑了一下,也开始工作了。
  轮机工程部在星舰上非常重要,但是鉴于传奇轮机长Scotty一个人基本上顶一个部门,除了日常操作和机械保养维护,再加陪他们轮机长进行各种疯狂实验,这群轮机工程部的人算得上“不思进取”。
  “老大,我们这周没人进前二十。”轮机工程部的人垂头丧气。
  “没事没事。”Scotty相当好说话。“大家好好工作,做好本职,该干嘛干嘛。不用和那群变态争。”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机器维护好。我们重要的是用最饱满的精力,最充沛的热情,爱我们的船,爱那些运转的引擎。迷迷糊糊的刷卡加班就为了抢头名没什么意义。”
  “我们轮机部干的是这艘星舰上最重要的工作,我们的工作出一点岔子,就是船毁人亡,到时候全星舰一个都跑不了。”
  底下的小弟们都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同时对那群变态的拼加班刷考核评分蓝衫愤愤不平,纷纷表示他们绝对不负老大所托,一定努力这个星期争进前二十。
  “大家不用有太大压力。你们放心,我不看这个。大家就按时上下班,以最好的状态对待工作就OK。别想着把所有活都干了,不然后来人要喝西北风了~有空可以来找我喝点,放心Jim不敢把我从舰上踢出去,哈哈!”
  “老大放心!保证完成任务!”轮机工程部整齐回答,Scotty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好了,就这样吧,解……你个外星核桃你赶紧给我从光子鱼雷上下来!!!不然信不信老子把你发射出去!!!!”上一秒还笑的很慈祥的轮机长突然暴走,大家集体抬头,看见肯萨正趴在光子鱼雷上。大家都见怪不怪的摇头,散了散了,该干嘛干嘛去了。
  Uhura在企业号通讯联络总机室,看着一群带着耳机的舰员看着她。
  “大家好好工作……嗯……”Uhura觉得根本没什么好讲的,通讯部门一向工作零失误。全舰都知道他们部门老大的男朋友是企业号踢人专业户。惹大副Spock的女朋友不高兴,就是惹大副不高兴,惹大副不高兴,嗯,下场一般比较惨。以至于通讯部门一向不敢有工作失误,有时候偶尔人品爆发,还能挣个前二十。
  “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所有人齐齐回答。
  “反正我觉得我们比不过Spock手下的变态们。”Uhura干脆坐下了。“我们就继续保持工作零失误就可以,我没别的要求了。”
  大家松了口气,Uhura这样的态度表示她对上周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不然,企业号舰桥之花真因为工作问题发起飙,你的死相么…………呵呵…………
  企业号最后一个部门,安全与服务部门,开会地点一向比较,与众不同。
  “今天,我们在这里缅怀上周失去的两名同僚。”Olsen用悲痛的声音,轻轻抚摸着最下排新增的的两个名字。“他们曾是我们中的一员,他们的一生是伟大的。也许他们曾为人类做过的贡献微不足道,但是他们的一小步,同样是人类的一大步。”
  下面所有人开始默默啜泣,场面悲痛感人。
  “我们是多么的怀念他们,在所有人都往最上排看的时候,他们的牺牲才是其他人成就的基石。世上没有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只有有我们保卫着其他人的安全,照顾着他们的生活,他们才能走到更高。”
  “你们,是企业号真正的英雄。”
  “所以,在此,我宣布,我们下周的目标是:珍爱生命,杜绝牺牲!”
  “保障红衫权益,人人有责!”
  “红衫万岁!红衫永垂不朽!”
  阿门。

评论(2)
热度(99)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