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平行宇宙系列】

快樂的學院生活要開始了/////

_Elensar_:

  我的爱人会指挥着他的星舰,从群星中来。我将与他并肩走到宇宙中去,开启一段传奇的冒险旅程。

                                      ——题记

 

  爱荷华广袤的原野上躺着一个男孩。他有着和纯净天空一样颜色的眼睛,和金色原野一样颜色的头发。

  广阔无云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架飞梭,向着一个男孩熟悉的方向去了。

  男孩突然兴奋起来,翻身打了个呼哨,一匹棕色的骏马从远处跑来。男孩翻身上马,向飞梭飞行的方向狂奔,似乎是要追赶着那架飞梭而去。飞梭当然比骏马快的多,没一会就已经不见了踪影,但是男孩仍旧驰马飞奔,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个男孩叫James T Kirk。Kirk家族在爱荷华州祖祖辈辈持有一大片农场,虽然已经有几代Kirk都投身于星际舰队,为人类开拓进取的事业努力着,但是这座包围在爱荷华金色原野中的农场,仍旧是这个家族每一个孩子成长的地方。带着这个姓氏的人即使到了二十三世纪似乎仍旧保留了一种奇特的,恋旧与进取融合的,带着一种溯源情怀的传统。这样的传统让在舰队中原本年轻有为的Geroge Kirk和Winona Kirk夫妻,在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仍旧为了两个儿子选择回到故乡打理农场为生。

  Kirk家的大儿子Sam今年已经满11岁了,小儿子Jim也已经8岁,一个在四年级一个在一年级。Kirk家的农场不小,农场周围方圆几公里之内,也只有几栋没人居住的破房子。如今年代的交通工具早已经达到了极高的速度,哪怕是绕赤道环绕地球一大圈,乘坐无轨电车专线也只需要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更别说人类早已经突破了太阳系,走到宇宙中去了,Kirk家与邻居的这短短的距离,根本不会给他们的生活造成多大的不便。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说,放学回到家中没有其他玩伴,多少还是影响了两兄弟的日常生活。Kirk家的两个孩子都是骑马和越野攀岩的好手,兄弟之间算不上一直和谐友爱,不过倒是相当团结,尤其在挑战他们爸妈脆弱的神经的时候绝对花样翻新。Geroge一直不希望把男孩们关在家里,曾经是前星际舰队最年轻的大副的他,在培养自己的两个儿子的时候,对他们的关于户外运动和宇宙探索的兴趣引导远远大于课本知识掌握的要求。Jim更多继承了父亲的探索欲,而Sam即使和普通男孩一样活泼好动,但是显然更喜欢书籍。Geroge对两个男孩一向都很满意,他知道他的儿子都是好小伙,并从来无意让他们过早的对未来有什么明确的想法。

  而之所以那架飞梭让Jim如此兴奋,是因为他们家终于来了新邻居。这件事早在两个月前就定下来了,据说一位来自乔治亚州的德高望重的医生全家因为厌倦了南方没完没了的阳光,选择搬来美国中北部爱荷华的平原生活。他们的新邻居买下了他们家旁边的一片土地和农场,并重新装修了那栋岌岌可危的房子。听说那位医生姓McCoy,而且有一个和Sam差不多大的男孩。一周前他们的新邻居虽然还没搬过来,不过那座曾经破旧的农场已经被改建的焕然一新。Jim曾经和Sam特意骑马去看,还趁人不注意进去参观了一圈,里面看起来和他们家差不多大,房子外的篱笆涂着崭新的白油漆。

  “妈妈说等他们来了我们就可以来这拜访他们了。”Sam满怀期待的说。没有一个11岁的小男孩不盼望着新玩伴的。

  “听说他们家也有一个男孩。”Jim想了想。“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和我们一起玩我们的坦克和星舰。”

  “星舰不行,那是爸爸的宝贝。”Sam想了想。“你可以拿你的兵人来我们一起玩。”

  “那不行,”Jim说。“那是我的宝贝。”

  “宝贝才应该拿出来和朋友分享么。”Sam说。“这是妈妈说的。”

  “谁知道我们会不会是朋友,没准新来的是个大坏蛋,就像那些在学校欺负人的学长。”

  “如果是的话我会帮你揍他的。”Sam承诺,“但是在没侦查清楚敌情前我们应该态度友好,这是礼貌问题。”

  “那好吧。”Jim咬了咬嘴唇。“我可以把我的亚契舰长的模型拿出来我们一起玩。”

  “我可以拿我的植物学的书。”

  “我才不喜欢你那些砸死人的书呢。”

  “我带你最喜欢的那本,有很多很多好看的花的插图的那本。”

  “那好吧……”

  两个男孩并排骑马向家走去,夕阳将金色的原野染成了艳丽的橘红色。

  而今天就是新邻居来的日子了,Jim早就迫不及待的见他的新玩伴。从他出生以来,和他最亲密的就是他的哥哥,那些同学们住的都太远,除了上学的日子,他基本都见不到。爸爸虽然教了他们骑马,却不让他们动飞梭。Geroge表示他们必须至少到了13岁才能碰飞梭的方向盘,不然就打他们屁股。

  Jim到家的时候,Winona冲他大喊大叫,问他去哪了。Jim一边从马上跳下来一边喊他们来了,Sam从房子里冲了出来,Jim告诉哥哥他在平原上看到了邻居们乘坐的飞梭。Geroge穿着一套略微正式的运动服站在门口,看两个男孩子在院子里兴奋的叫喊。Winona特意把头发放了下来,画了淡淡的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他们一家到了邻居的门口,被热情的McCoy夫人迎了进去。

  家里不算很乱,显然很多东西早就搬过来安置完毕,只有最后的一点私人用品随主人一起最后才来。两个男孩早就不再搭理大人们的客套话,而开始四处乱看,寻找他们新朋友的踪影。McCoy夫人笑着招待他们,给他们拿了水果,站在楼梯口喊了起来。

  “Leonard!快下来,客人来了!”

  一阵咚咚咚的楼梯声,一个头发乱糟糟,圆脸,棕绿色眼睛的男孩从楼梯上跑了下来。这个男孩比Sam更高一点,看起来年纪也大一点。

  “这是Leonard,”McCoy夫人把自己儿子拽了过来。“Leo,这是Sam和Jim,你们去外边一起玩吧。”

  “嗨~”Leonard刚刚下楼时候一直背着手,这回终于把手伸出来了,原来他拿着一本厚厚的砖头书。Jim撇了撇嘴,Sam倒是颇有兴趣的不停瞟过去。Leonard小大人一样伸出了手,要和他们握手。Sam握了一下,Jim觉得这无聊极了,背起了手没搭理。

  “没礼貌。”Winona看到了,轻轻推了小儿子一下。

  “我叫James T Kirk,今年8岁了,初次见面多多关照。”被推了的Jim开始了反射性的表演,一边翻了个大大大白眼,一边故意来了个90度的鞠躬。大人们都哈哈大笑起来,McCoy夫人连连夸Kirk家的男孩又可爱又懂事,只有Leonard站在那局促的把手收回去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脸憋得通红。

  “我们出去玩吧。”Sam踢了弟弟一脚让他收敛点,一边拉着弟弟和新朋友的手到了外面。大人们欣慰的看着三个孩子一起出去玩了,谈起了其他的话题。

  “我叫Sam,我弟弟叫James,不过你叫他Jim就好。你今年多大了?我11岁了。”Sam站在门口问。

  “14,”Leonard显然不是很活泼开朗的性格。“我叫Leonard McCoy。你可以叫我Leonard。”

  “Leo~”Jim故意在旁边叫了一句。

  “不行,你只能叫我Leonard。”Leonard一本正经的说。

  “为什么?”Jim完全不屑。

  “只有我妈妈才那么叫我。”Leonard有点生气了。

  “他叫Sam,我叫Jim,你为什么不能叫Leo。Leonard太长了,我记不住。”Jim坏笑着。他大概捏准了Leonard是某种类型的书呆子,这种孩子他最不屑,平时甚至不愿意搭理,不过眼前这个男孩,鉴于他们会做很久很久的邻居,而且看起来还蛮有趣的……

  “哼!”Leonard不再搭理他,转向了Sam。

  “我们给你带了礼物。”Sam带着新朋友走向了他们来时候乘坐的飞梭,拿出了他带来的书和Jim的兵人。

  “哇~”一个14岁的男孩很难拒绝来自同龄人这样的好意。

  “你喜欢么?”Sam问。

  “喜欢。谢谢你们。我目前只有爸爸的书可以看,玩具都留在乔治亚的老宅了,爸爸说如果我想要可以买新的。”Leonard不好意思。

  “我有一大柜子模型。”Jim抢着说。“什么都有,除了星舰的舰长,还有超级英雄,还有一个亚历山大大帝呢。我还有星舰的模型,还有坦克大炮,都可好玩了。”

  “我能去看看么?”Leonard也兴奋起来。

  “那里也有我的一半!”Sam不满的说。

  “你都不照顾他们,所以都是我的!”Jim不甘示弱。

  哥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吵了起来,Leonard饶有兴趣的看着。

  “哼,你的就你的,你再也别想动我的书了。”Sam撅嘴抱紧自己的书。

  “谁稀罕。”Jim得意的转头。“可以给你玩,不过以后你就叫Leo了~”

  Leonard想了想,好像还挺划算的,成交。

  他绝对不知道还没到晚饭时候他的新外号就变成了Bones,源于他从楼上拿下来的那本书正是讲人体骨骼构架的,还不幸被某位好给别人起外号的Kirk家小子看到了。

  “Bones!再见!”Kirk一家走的时候,Jim大叫着向他的新玩伴挥手。David和Eleanora都有点惊讶,不过Leonard决定看在那传说中的一柜子模型的份上,尤其是不能掉价和小屁孩吵架,决定忍了。

  这一忍,一不小心就忍了一辈子。

  几天之后Jim实现了自己承诺,带Leonard去看自己的模型。不过他是骑马来的,Sam因为和弟弟吵架,弟弟不让他碰那些模型了,干脆赌气出去写生。Jim故意选了一匹高头大马,耀武扬威似的骑到了McCoy家门口。

  “Jim~”Leonard从屋子里跑出来。

  “上来啊,我带你去我家玩。”Jim把脚从马镫里撤出来,让新朋友上马。

  Leonard瘪瘪嘴,看着他。

  “你不会骑马?”Jim Kirk爆发出一阵惊天的狂笑,惊起了天边一排飞鸟。

  “我不去了。”Leonard脸红透了,转身要进屋。

  “别啊,”Jim一个帅气的动作翻身下马,跑过去抱住了Leonard胳膊。“Bones~~~来嘛。”

  Leonard看了看他。“不许笑。”

  “没事,我教你,可简单了,你学会了,要是喜欢我送你一匹。”Jim大方的说。

  “你爸爸不打你屁股才怪呢。”Leonard别扭了一下,还是被Jim拽到了马旁边。

  “我扶着你,你踩着马蹬上去坐好就行了。”

  “坐马鞍上?”

  “你还是坐后面吧,你太高了。”

  “好吧。”Leonard咬了咬牙,抬腿踩上了马镫。太高了,他试了三次才勉勉强强站起来。“然后呢?”Leonard感觉马动了两步,他踩在一边,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跨过去啊。”Jim好奇的看着傻愣愣的站在那的大男孩。

  “额……我试试”

  “坐到马鞍后面去。”

  “恩……我看看……诶!!!啊!!!!!”

  Jim想都没想冲到了马对面,伸手接了Leonard一下。第一次上马的Leonard在迈过去的时候没坐稳,从滑不溜秋的光马背上直直摔了下去。幸亏有Jim过去接了一下,马还下面还有草地垫着,两个人才没摔坏。不过Leonard的脚脖子被马镫卡住的时候扭了一下,Jim的手腕被他砸中也扭了。

  “对不起……”Leonard满怀歉意的说。Jim一脸懊丧。

  “你怎么这么笨啊。”Jim干脆躺在了草地上,Leonard站了起来试了试,还好,只是最轻微的扭伤,估计过一会自己就好了。 

  “你还好么?用不用我去拿医疗箱?”Leonard紧张的问。“你被我砸坏了?”

  “才没有。”Jim一下子跳了起来。“我就不信了,你再试试。”

  “还是不要了吧,我可以走着去。”Leonard看着缓缓踱步的马,退了一步。

  “我让你试试你就试试!”Jim别看人小,拿出气势来正经挺吓人的。

  “好吧……”Leonard想了想。

  “你等等。”Jim看了看四周,搬了个大铁桶过来,踩上去往后撤了撤马鞍子。“你坐马鞍吧。”

  “这行么?”

  “你先踩铁桶再上马鞍,刚刚可能太高了。”Jim若有所思的说。

  这次果然成功了。Jim干脆抱着马脖子上了马,虽然差点踢到坐后面的人不过还是看的Leonard目瞪口呆。

  骑马的感觉是不错,模型也不错,就是那天晚上Leonard感受到了如同地狱一样的浑身酸痛,加骨头散架。

  时间过得飞快,Sam在一周之后Jim把两张附赠在巧克力盒子里的限量版卡牌送给他之后和弟弟和好了。整个暑假Kirk家的两个男孩和McCoy家的孩子迅速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这种友谊来自Kirk家的两个男孩带McCoy家的小书呆子跑出去尝试各种新鲜玩应,骑马攀岩爬树摸鱼,总之新来了一个小伙伴之后,似乎一切都不一样了。最开始McCoy夫人对自己儿子变野了还有点抱怨,后来也干脆不再管。大多数时候年纪最小的Jim是出坏点子的那个,Kirk家兄弟有时候会联手耍弄McCoy,比如在Leonard的书里扔仿真毛毛虫,不过本着礼尚往来的原则,偶尔哥俩也会收到诸如漏水的水杯作为礼物。

  开学之后孩子们都各自忙碌了起来,不过自从有了新邻居,每日接送孩子们上下学的任务就两家轮着来了,反正顺路,还可以节省时间。圣诞节的时候Jim实现了他的承诺,送了Leonard一匹小马。Geroge并不在乎,他们家今年马厩里迎来了三位小家伙,他也照顾不过来。Leonard大概一直对骑马有点阴影,基本上收到礼物也没怎么使用过,小马驹养在McCoy家特意空出来的马厩里过得舒服自在。

  转年之后,15岁的Leonard在寒假没能像上个暑假那么疯。一是他想要上一个好一点的高中,二是他已经着手准备考飞梭驾驶的执照。爱荷华的冬天很冷,尤其下过雪之后,整个平原上会覆盖一层厚厚的白雪。偶尔Leonard有空,Sam和Jim会一起带他去抓鸟。绳子,干树枝和簸箕,还有一点小米就能让他们套住很多小鸟,大多数是麻雀,有时候也有斑鸠和喜鹊什么的。

  春天的时候Leonard拿到了驾照,David给儿子买了一台普通型的飞梭。9岁的Jim变得越来越烦人,大抵男孩子到了这个年纪都这个样子。而Sam却变得越来越安静,他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兴趣爱好,而一刻都闲不下来的弟弟让他觉得心烦。兄弟冷战的时间越来越长,终于在一次Jim撕了Sam的书,Sam掰坏了Jim最喜欢的兵人之后变成了拳脚相加的白热战。

  “你真烦!”这句话现在简直成了Sam的口头禅。几乎一个季度了,Jim成天为了那些莫名其妙的小事,不是地里的虫子就是平原上鬼知道是什么的杂草,再不就是谁洗袜子谁睡靠窗户的床的破事烦他。Sam忍无可忍之后跑去和Winona诉苦,于是兄弟俩不再住一个屋子了。“你怎么不去烦Leonard。”

  “我知道你们俩好,都不愿意带我玩。”Jim赌气的踢沙发。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像个小烦人精。”Sam坐在被弟弟踢得一晃一晃的沙发上捧着他的物理书。

  “你们两个书呆子,就知道看书。”Jim无聊的哗啦哗啦翻着作业本。

  “你作业写完了么?”Sam翻白眼。

  “你管的着么?”Jim吐了吐舌头。

  “那你以后别找我帮你写作业啊。”Sam不屑的说。

  “谁稀罕,哼。”Jim抓过了书包跑了出去。

  “你去哪?”Winona看着小儿子疯疯癫癫的跑出去问。

  “我去找Bones~”Jim冲到了马厩里翻身上去,一溜烟跑走了。

  “这孩子……”Winona拿着一盘水果,一边摇头一边说。

  “哼,走了更好。”Sam凑过去拿了个苹果准备开始一边啃一边继续看书。

  “你当你自己强多少似的。”Winona抓过了儿子拿的苹果,“吃东西要先洗手。”

  Sam无奈只好拖着脚步去厨房洗手去了。

  Kirk两个男孩冷战的战火很快蔓延到了无辜的人身上。Sam不陪弟弟玩,Jim只好去隔壁找Leonard。Leonard一向比Sam好脾气,而且从来比较让着他,把Bones惹生气了,只要回头再给点甜头就好了。反正他知道Leo不会真的跟他生气的,而且不像他哥哥那么小气什么都和他抢,枫糖烤饼都要抢他的。Leonard最重要的考试在6月初就结束了,成绩很理想,Kirk家两个孩子要很久之后才放假。这意味着Leonard很闲,闲的有空搭理Jim,而且最近心情很好,不会像前一阵基本上门都不出。

  “Bones~”Jim坐在驾驶座上,飞梭早就被设成了自动挡,他坐在那不过就是过过干瘾罢了。“你想过去太空么?”

  “没有。”Leonard不自在的扭了扭,回答。

  “为什么?”Jim问。

  “不为什么。”显然对方不想回答。

  “哎呀,告诉我么。”Jim不依不饶。“多好玩啊,也许我们飞的更高点就能知道天为什么是蓝的了。”

  “天是蓝的是因为光的折射。”Leonard翻了个白眼。

  “那我们在天上能看到天的颜色么?”

  “……”Leonard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我有时候想到星星里去。”

  “星星里?”

  “嗯,到群星中去。你知道星舰学院么?”

  “谁不知道?问题是进不去。”

  “我想去那读书。我想做星舰的舰长,像我爸爸一样。”

  “好吧,随你。”

  “你呢?”

  “当医生咯。”

  “为什么?”

  “你不知道医生都是白衣天使么。”Leonard笑起来。

  “就你?”Jim翻了个白眼。“天使都有小翅膀,你才没有。”

  “不,天使的翅膀是用来拥抱爱人的。”

  “那他们的手呢?”

  “他们的手用来救人啊。小笨蛋。”

  “好吧。”Jim完全不懂这套神神叨叨的理论,不过他知道Leonard一家都信天主教,反正他不信。

  然而在被烦了几个月之后,就连好脾气的Leonard都忍不了了。Sam倒是越来越会躲清闲,Jim倒是被Leonard惯得越来越会无理取闹。原本Sam和Leonard关系很好,毕竟两个孩子年纪都稍大,显得小的那个像个小跟班。现在却成了Jim大摇大摆的在前面溜达,Leonard成了他的小跟班了。

  人欠揍可以有一百种表达方式,装死什么的绝对是个中极致。

  临近快开学的时候,Sam有一天跟着George和Winona去镇里采购。Jim跑到隔壁找Leonard玩。

  “你想捉迷藏么?”他们开着飞梭找到了一片小树林。这在爱荷华平原上可不太好找。

  “随便啊。”Leonard无所谓的说。

  “好极了。那你开始数数吧。”Jim一个高没影了。

  等Leonard终于数到了三分钟之后,再转身,人影早都没了。一瞬间Leonard有点害怕了,这个地方他们都不熟,也不好说有没有什么危险,他不应该随便就答应Jim的。

  “Jim,你在哪?”Leonard有点担心,开始喊起来。

  找了半小时无果,但是也没碰到什么危险之后,Leonard稍微防松,又有点挫败。一边嘲笑自己瞎担心,一边开始对自己能力的质疑。他干脆找了棵树靠着坐下,决定休息一会。

  突然,一片叶子掉到了他面前,之后又一片,再接着他靠着的树哗啦哗啦响起来。Leonard抬头一看,Jim正站在最下面的一根粗枝上对他招手,离地面大概四五米高的样子。

  “你输了~”Jim笑着看着他。

  “行行行,你快下来。”Leonard一脸无奈。

  “下来?”Jim坏笑起来。Leonard离得太远了,没能看清他的表情。

  “快下来吧,小祖宗。”Leonard翻了个白眼,害他担心半天。

  Jim从树枝上一跃而下的那刻,Leonard差点吓晕过去。再接着他看到Jim腰上绑着一根用树的枝叶编成的绳子。

  不幸的是绳子没有那么长,Jim在离地面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住了。Leonard看着这幕丑剧哈哈大笑了起来。“在树枝上玩蹦极?要不你在这挂两天怎么样?”

  “哼。”Jim有点气急败坏。但是还没等他们继续动作,本来就不怎么结实的绳子啪一下断了。

  “Jim!!!”Leonard没能接住他,Jim直直的摔到了地上去。Leonard冲过去把趴在地上的男孩翻了过来,表面看没有什么外伤。

  “Jim!”Leonard拍着他的脸。“喂,你怎么样?”

  很快Jim竟然开始口吐白沫,顺着一溜血也从嘴角流了出来。

  “喂!!!Jim!!!”Leonard吓得傻掉了,除了抱住Jim大声叫喊他之外竟然已经不知道该做什么。“你你你……你醒醒啊!喂!”好久之后他才想起来要探探Jim鼻息,结果一点气都没了。

  “你……Jim……”这下子Leonard彻底吓哭了,把人放下准备开车回去求救。

  “哈!”Leonard放下他的那一刻Jim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开心的大笑起来。“骗到你了!”

  Leonard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他。Jim笑了一会,发现Leonard脸越来越红,终于不笑了。

  在他停止接着笑的那一刻,Leonard一拳揍到了他脸上。

  年纪大6岁的好处在打架时候终于显示出了绝对优势,而气到爆炸的McCoy绝对不好惹,最后Jim Kirk被毫无招架之力的按在地上,屁股挨了一顿爆踹。踹完之后Leonard走过去抹掉了额头上的汗水和眼泪,坐到了树底下发呆。

  “……”Jim知道自己做的好像有点太过分了,小心翼翼的蹭了过去。

  Leonard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对不起。”Jim讨好似的把手伸过去拉自己的玩伴。“不要生气了,你都揍我一顿了。”

  “你活该!”Leonard憋了半天说。

  “好吧。”Jim耸耸肩,把手递给了Leonard。“你看我爬树手都磨破了。”

  Leonard看了看,最后从兜里摸出了一罐消毒喷雾,开始往伤口上喷喷喷。

  “嘶……”Jim倒抽了一口冷气。Leonard不喷了,拉起他。

  “我们去哪?”

  “去我家我给你处理一下吧。”Leonard最后还是没再责备他。

  “多谢啦。”他讨好似的搂上了Leonard的胳膊。

  最后他们达成了一个协议,Jim不告诉自家人他身上最重的伤其实是Leonard揍得,Leonard不告诉他爸妈他在外面差点摔死,不然两个人都得落大人一通埋怨。不过Sam还是看出来了。

  “到底谁欺负你了?”Sam狐疑的看着弟弟青色的眼眶。

  “没。”Jim被他哥哥拉到了自己的房间,被迫接受‘审问’。

  “你不想跟爸妈说你可以告诉我啊~”Sam很不满。

  “没有啦,我就是从马上摔下去了。”Jim装出无所谓的态度。

  “McCoy家那小子?”Sam眯起了眼睛。“我让你跟他玩他欺负你”

  “才没呢!”Jim立马口气夸张的说。“Bones比你好多了。”

  Sam叹气,把他拉近了。“对不起,我们冷战结束和好吧?”

  “拉钩?”Jim眯了眯眼睛。

  “拉钩。”Sam伸出了小指。“所以真的是McCoy家那小子?”

  “嘁,才不是呢。就是骑马摔的。”Jim一口咬定。

  Sam翻了个白眼,他弟弟这个态度,八成是自己干了蠢事,他也就不再追究了。

  之后的两年也没什么太大不同,Kirk家和McCoy家相处的很愉快。除了Jim还小,Sam的成绩异常优秀,Geroge和大儿子谈了谈,Sam和父亲表示想进入星舰学院学习,Geroge也没有表示反对。

  Jim很快要上初中了。自从11岁有一天Jim骑马出去,再回来之后似乎突然变了性子,很少再出去野,反而跟Sam一起看起了那些砖块书。不过无论是科学还是医学都不是他感兴趣的,倒是很多时候开始缠着Geroge给他讲当舰长的事,搞得Geroge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注,Jim骑马出去碰到了一个天上掉下来的特拉莱特大使,并向星联的官员承诺保守秘密。具体情节参见JTK自传第一章。}

  自从Jim改了性子之后就变得不如原先那么开朗了。Sam最开始没有太在意,直到有一次Jim从放学坐到Leonard来接他们的飞梭就开始垂头丧气,坐到窗边长吁短叹。

  “你怎么了?”Sam问他,Leonard也回头看他。

  “没怎么。”Jim闷闷不乐。

  “没怎么才怪呢吧。”Sam看着他。

  “有人欺负你了?”Leonard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Jim立马否认。

  Sam和Leonard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知道他们的小弟弟这个态度意味着虽然有什么但是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的,所以都没再说什么。

  没想到第二天Jim放学的时候灰头土脸的,衣服都破了。

  “谁欺负你了?”Sam和Leonard一个比一个火大,那架势是问出来是谁他俩要去把欺负人的流氓活扒皮了。

  “哎呀,没什么。”Jim拽着两个人上车,坐到了后座。“只是高年级的恶霸欺负人,我们班有个女孩,在福利院长大的,我路过帮了个忙而已。”

  “你傻啊你。”Sam一边抱怨一边心疼的拉过他上下看,发现只有点轻微擦伤才作罢。

  McCoy把车停到了自己家门口,拉着Jim进去帮他处理伤口。

  “Bones,你能不能轻点。”Jim半是抱怨半是认真的说。

  “告诉我是谁。”Leonard很认真的问。

  “我能搞定。”Jim瘪嘴。

  “屁。”Leonard爆出了脏话,一边继续往他手上喷消毒液。“告诉我。”

  Jim被Leonard的态度吓到了,于是照实说了。

  第二天那个恶霸被两个疑似是Sam Kirk和Leonard McCoy的好学生拖进了爱荷华原野的大野地,揍得超惨。

  总之从此以后没人再欺负Jim Kirk了,尤其是Geroge开始在Sam的建议下教两个儿子一起学格斗和拳击。很快Jim成了新学校的孩子王。

  再转年之后Jim就12岁了。Sam已经即将初中毕业,Leonard要去密西西比大学读医学专业。

  Jim本来以为只是Leonard要离开爱荷华去读大学,这没什么,每个人都要去读大学的。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不仅仅是Leonard,Sam也因为优异的成绩被芝加哥大学的预科班录取,要去外地读高中。再之后,Winona告诉他McCoy家已经决定把这座农场交给工人打理,举家搬回乔治亚州。

  Jim一个人骑马出去了,到半夜都没回来。Kirk和McCoy两家人都急得不行,分头出去找。

  Leonard在爱荷华墨黑的天宇下,找到了Kirk家的小弟弟。他躺在已经被夜色笼罩的平原上,远处的天幕中点缀着明亮的星子。

  Leonard McCoy走了过去,躺在了Jim旁边。

  “我想到星星中去。”Jim开口。“你看它们多美。”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和Sam一样,考星舰学院。Geroge就是舰队很优秀的大副,你下定决心,想去也不难。”

  “如果我去了,我还能再见到你么?”Jim突然坐起来,认真的看着他。在黑夜之中,James T Kirk的眼睛如同夜空中最亮的星。

  “谁知道呢?”Leonard笑了。“也许会,也许不会。但是你会走得比我,比Sam更远。”

  “我不想你们都离开,那样家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Jim抱着膝盖生闷气。

  Leonard笑着坐起来,把那个仍旧是小孩子的Jim抱在了怀里。“不管走多远,我们都会在你心里。”

  “我还希望你们在我身边。”Jim赌气的说。

  “没有人能永远在谁身边的。总有一天你也会离开这里,到你的星星中间去。”Leonard安慰他。

  “Bones~”Jim伸手抱住了他。“谢谢你,可是我还是很想哭。”

  “那就哭出来吧,不用对自己要求太高。”

  Jim趴在Leonard怀里痛快的哭起来。星星在天上悄悄的眨着眼睛。

  James T Kirk的童年就在12岁的这年夏天,悄悄结束了。他的眼泪流进了爱荷华深厚的土地中和Leonard McCoy的新运动衫里,送走了他稚嫩的童年。

 

 

后记:

  “Bones!”Jim在星舰学院的最后一班前往火星士官培训基地参加为期24周的初级军官培训的穿梭机上碰到了意想不到的人。他们有六年没见了,如今Jim已经18岁,成功被星舰学院录取。

  “Jim!”Leonard McCoy毫不惊讶。

  “你不是去上密西西比大学了?”Jim Kirk笑起来。

  “那就说来话长了。”Leonard挑了Jim旁边的座位。“Sam怎么样?”

  “快毕业了,现在在殖民地实验室研究课题。”Jim笑着回答,“六年不见,真是没想到在这遇见你。”

  “我倒毫不意外。”医生笑着扣上了安全带。“James T Kirk,生来属于群星之中。”

  “哈!”Jim得意的笑了一下,之后两个人默契的相视而笑起来。

  一场关于未来与探索的旅程,在此刻徐徐拉开序幕。

评论(1)
热度(39)
  1. 遙遠的彼岸_Elensar_ 转载了此文字
    快樂的學院生活要開始了/////
  2. 阿伟就爱小尖尖_Elensar_ 转载了此文字
    所以医生以后一直报复😏😏😏😏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