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3 The Search For Spock 官方小說整理 1-12

自我流解讀,主要寫點電影裡沒演到的東西,用來推坑用,不是翻譯。


1

從創世星返航開始,船員們因為Khan事件造成的傷亡情緒都很低迷,Scotty和Bones弄了個追思會,結果反而讓所有人更難過。

大家都在喝悶酒,Bones直接喝個爛醉還爬到桌上大聲嚷嚷。

「悲傷是不合邏輯的。」他在Jim面前說著,讓Jim生了一頓氣,但是本人完全沒有意識到,還在桌上居高臨下的跟Jim扯皮。

Jim心裡很不是滋味,過去20年的友誼他從沒見過Bones發酒瘋。

深夜了Jim讓大家都回去休息,人都散去以後只剩他和癱在扶手椅醉倒的Bones,Jim輕聲叫了Bones沒醒,只好把他扶起來準備走回房間。

「使用代謝毒物作為娛樂藥物是不合邏輯的。」Bones突然站直了盯著Jim說完才失去意識。


2

Jim直接把Bones拖到醫療艙去讓Chapel照顧他,當天晚上Bones就發燒了。

「瓦肯人不會愛。」高燒迷糊之際他整個人坐起來,盯著Chapel。

Chapel瞬間被勾起傷心的回憶,難過到必須自己去安靜一會。

隔天Bones醒來之後完全不記得說過什麼,只記得他作了可怕的夢,有關Spock的。

他聽到Jim要陪Carol去科考船馬上想去阻止,自己都已經站不穩了心裡還想著不能讓Carol看到同事們慘死的樣子。

Chapel好多歹說的把他留在醫療艙休息。


3

Bones休息一天就上工了,但是Jim能看出他藏起來的疲憊,儘管Bones的手很穩神智也很清醒,但蒼白的皮膚和逐漸渙散的神情可蠻不了他。

Jim請求他如果需要幫忙的話就說,但是Bones不願意承認自己有問題,自然也迴避了Jim。他為昨晚發酒瘋的事向Jim道歉,儘管他自己也想不起來說了些什麼。


4

Jim他懂悲傷,他也了解拒絕悲傷的心情,但他無法理解Bones這些怪異的行為,用Spock的聲音說著Spock曾經的話,他真的無法不擔心Bones。他覺得Bones在為Spock的死自責,但那實在怪不了任何人。


5

兩天後Jim在高速電梯裡碰上Bones,他衣服皺巴巴的看起來根本沒換過,滿臉鬍渣而且看上去就像好幾天沒睡覺。

Bones進來以後也沒看他,只盯著天花板發呆。Jim試著問候但Bones回了幾個他聽不懂的單詞。當Bones終於開口說話,Jim注意到Bones的南方口音完全不見了。

「我們的航向是哪裡?」而一個低沉的聲音問道,Jim回答兩小時候就抵達地球,Bones就說我們航向錯了,眼睛沒離開過天花板,就像對著空氣說話。這時Jim終於有些受不了了,請求Bones是朋友的話就讓他幫忙,

「And I have been and always shall be yours。」Bones直接用Spock的聲音接著說,讓Jim幾乎要崩潰了,他發作了一會Bones才正眼看他,但接下來問的東西完全沾不上邊。

「你為什麼把我扔在創世星?」Bones用質問的語氣問Jim,這下Jim已經完全茫然了,過了一會Bones才回神,問著為什麼要把Spock一個人留在創世星。

Jim使勁抓著Bones的上臂,嚷著他得接受Spock已經死亡的事實,這下讓Bones稍微清醒了些,他握著Jim的手腕好一會才放開走出電梯,回頭對Jim說他怎樣都無法把Spock趕出自己的腦子。


6

Spock的房間從來不鎖,這是根據瓦肯人的習慣,所以當他死後Jim要求封鎖他的房間,Checov就必須用人工的方式給房門貼封條並裝上警報器,而就在企業號到達地球軌道的前一刻,警報器被觸動了。

Jim生氣地走進漆黑的房間,聽到Spock的聲音向他求救,哀求他帶著自己到聖山上去。Jim憤怒地把躲在黑影裡惡作劇的人拉出來壓倒在地,這才發現這不是別人正是Bones。

他對著Bones大吼但是Bones看起來一點沒意識到自己是誰或是在哪,他的雙眼看向Jim卻沒有看到他,口中不斷哀求Jim帶他回家。

「Bones,我們已經到家了」他試著安撫越來越瘋狂的摯友,但是Bones仍然說著要他爬上聖山去的瘋話。

「Remember。」Spock的聲音說,然後Bones才完全昏過去,虛弱的樣子讓Jim不得不立刻把他送到醫院去。


7

Sarek大使直接找上Jim,原本是要質問既然繼承了Spock的Katra為何還把他兒子的遺體扔在外星,為此Jim還跟Sarek爭執了一陣Spock對於自身命運抉擇的問題,但是經過一次痛苦的心靈融合讓Jim重溫Spock的死亡情景之後,Sarek明白Spock並沒有將Katra寄放在Jim這邊,讓他既震驚又失望,一度以為兒子已經完完全全死去了。

幸好Jim腦筋動得飛快,他自我分析Spock最後見到他時兩人之間有強化玻璃隔著,他們無法觸碰到彼此自然無法進行寄放Katra的動作,但是Spock在進入輻射區以前並非孤身一人。像Spock這麼謹慎的人,不可能不另尋他法,於是他動用了在艦隊的一些關係,終於調出事發當時的監視錄影並拉著Sarek一同觀看,終於證實了猜測。Spock在最後一刻掐暈Bones並魯莽的把Katra寄放在一個曾經抗拒過心靈融合的個體身上。

「一生一死,苦痛相連。」Sarek在看完錄影後十分擔心。Spock並沒有遵照傳統的作法留下清楚指示,也許他也不認為這個臨時之舉會成功。他臨時將自己的Katra強塞到McCoy醫生的精神裡面,而不是尋找有訓練過的瓦肯人,已經一定程度造成醫生的精神損傷。

事實上Sarek對醫生能夠堅持到現在也表示出十足的驚訝,Katra與身體之間是互相牽引的,距離越遠拉力越強,一旦分離便會不斷抽取雙方精力,直到一方承受不住匱乏為止。

Jim不禁有些憤慨,直面說出他的醫生已經要被逼瘋了。Sarek推測醫生這是對Spock起了過敏反應,Jim聽完就難過地笑了一下,要是Bones還清醒著肯定會對這話大肆吐槽一番。


8

雖然被注射了一堆鎮定劑並勒令在家休息,McCoy依然經受不住一股前往創世星的衝動,驅使他不斷前進,約了專門搞偷渡的線人約在以前常去的邊緣酒吧碰面,沿路上他發覺自己的感官莫名其妙倍增,就算街道髒亂不堪他依然能從攤販那推枯枝破葉中聞到藥草的味道並叫出名字。

老闆娘親自出來招呼McCoy,他想也不想就叫了一杯Altair Water,老闆娘說那不是他平時愛喝的毒藥,McCoy立刻回答她在酒吧裡要求毒藥是不合邏輯的,弄得他自己也莫名其妙。

McCoy在酒吧跟偷渡掮客吵了一架,大聲嚷嚷創世星的名字,吸引一個警察的注意了,McCoy下意識想對警察使用瓦肯掐,但是什麼都沒發生。McCoy就這樣被押送到拘留所去了。

拘留所讓McCoy清醒了許多,在意識到自己完全無法逃離牢房之後,先前那股必須前往創世星的躁動終於平息了,幾天下來他終於能夠睡個好覺。


9

Jim來了,帶來Sarek親自調製的藥劑讓McCoy至少恢復道能自己走路的程度。Sulu、Uhura、Checov和Scotty公然抗命,幫著Jim帶Bones一路過關斬將,挾持企業號逃出星站,往創世星直駛而去。

「你要帶我去應許之地?」

「誰叫我們是朋友呢。」

搭載最新型曲速引擎的精進號緊追在他們後頭,光點越來越近,眼看不一會就能追上了,Sulu一點辦法也沒有,這時Scotty笑了一下,遞給McCoy醫生一片小小的晶圓體。

「外科醫生之間的交換禮物。」隨著Scotty的笑聲,嶄新的精進號突然減速,沒過幾下就再也動不了,漂浮在太空中。先進科技也同樣有些明顯的弱點。


10

「你們還行吧?」在疾行往創世星的路上,Jim試著問候他的醫生。剛才Bones用Spock的聲音和動作操作掃描系統的時候把大伙都嚇了一跳。但是當Jim過了一會再讓他做一次,Bones已經不會操作了。

「"我們"還行吧?你這問題真讓人玩味。」Bones側頭的樣子就像在聽另一個人說話,過了一會才說他和Spock適應良好,不過比起把整個腦袋送瓦肯人,Bones還寧願拿自己一顆肝臟跟他換。

「再撐一會,抓緊他,我們就快到了。」Jim試著安慰看上去越來越虛弱的Bones,但是比起自己的身體,Bones只擔心Spock在他的意識中逐漸消失。


11

他們受到克林貢人的追擊,不得已讓企業號自毀攻擊。

「我的天啊,Bones,我做了什麼?」Jim站在創世星的地面上感受著迎面而來的熱氣。

「這次你別無選擇。以及你總是能將絕望化為希望。」Bones堅定不移地看著他。


12

走了一遭終於把Spock的身體給帶回來了,躺在敵艦的醫療艙裡,Bones在一旁給他檢查脈搏,還能摸到微弱的心跳,但是所有跡象都告訴他Spock陷入深層昏迷,他的身體與Katra都已經到了極限,連帶Bones也撐不了多久了。

「拜託你了,告訴我怎麼做吧,是你把靈魂硬塞給我的。」Bones對著他喃喃說著。一點回覆都沒有。

「從來沒想到我會這麼說......但我無法承受再失去你一次了。」這次同樣沒有回應,但是一隻手握住了他的肩膀。Jim站在他身後,另一手放在沒有意識的Spock上臂,好像這麼做會給他們一些精力。


评论(2)
热度(29)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