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ST】【MK】ever yours, faithfully

藥醒之後某人就要遭殃了[doge]

tacia:

练笔翻译。如果有错敬请指出!多谢!授权还在申请中。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22937


摘要:

Bones从手术中醒来。有人一直陪着他。

一开始是疼痛击中了他,钝痛从他的头骨底部开始伴随着无法忽视的脉搏跳动向外辐射。他发出呻吟却没有睁开眼睛,他感觉他的身体正在努力地克服着最坏的情况。这并没有如他所希望的那样有用,但是片刻之后,他感到一只温热的手拂过他的前额并放在那里。

他缓缓吐出了口气,然后躺好。这花费了点他的时间,他设法让他混沌的脑子清醒一些,逼迫着自己睁开眼睛。

他眨着眼睛来适应这里过于强烈的光线。他身边所有的东西都是白色的——包括天花板和墙壁。他咳嗽了下,立刻有一杯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有人将一根吸管放在他的唇边,他本能地吸了起来。

这有点用,尽管他仍旧感觉头昏眼花。过了一会儿他放下了吸管然后环顾四周。

一个穿着金色制服的男人带着笑意站在床边看向他。在明亮的光线下,这个男人的头发看起来同他的制服一个颜色,他牙齿白的炫目。终于,这个男人动了动,眼睛看向病床,并把视线牢牢地锁定在他身上。他的微笑扩大了,带着幸福和类似于宽慰的感情——然后他向他俯下身。

 “嗨,Bones,”男人的声音非常温和,“你还好吗?”

他思考了一会儿,有那么片刻,脑子里词语堆作一团。他感觉不连贯,不知何故,他的脑子里迷迷糊糊。他皱起了眉头。

Bones面露不悦地说道:“我受伤了。”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孩子才会说的话,但这是他现在唯一能确认的事。

男人皱了皱眉,在用手抹平他眉间皱褶的时候发出赞同的啧啧声:“我知道。抱歉。”

他抓住任何一个他能抓住的想法。他在哪里?——“是医生派你来的吗?”这里一定有个医生对吧?他正躺在某种病床上。

男人的微笑消失了,再一次皱眉。

 “什么?你在担心我不会呆在这里?我逃离医疗湾的次数远大于我待在这里的次数,你记得吗?”

这句话应该包含某种含义,但是他完全记不得了。“所以他们把你送来了?”

男人发出轻笑,更加靠近了一些并放了一只手在他的脸颊上。“或许吧,Bones,我希望在你醒来的时候在你身边,Bones。”

这是他第二次这样说了。

 “什么骨头?”他的声音远比他想要表达的更暴躁。

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介意,虽然他的笑容立刻就在脸上凝固了。“你就是Bones。”

 “这是我的名字?”这令人费解,但是感觉很好。

男人把他的头转到一边,这让他的嘴角抽动了下。“这下够近了,”他说。

“好了。”他——Bones——说着并吐了口气。

男人笑了起来。“只是这样?”

尽管点头给他带了另外的疼痛,他还是点点头回答道,“只是这样。”

男人再一次取来了水,并将吸管放置于Bones的唇间,“你需要喝完这些,否则那些药物会严重破坏你的身体系统。”

他顺从地啜吸着水直到他转头问道:“你是护士吗?”

男人再一次笑出声,然后Bones也跟着微笑了。

 “不,我不是护士,我是Jim。你还记得吗?”

 “不,”Bones有些无可奈何地承认,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胃里纠结,一种迫切想要穿过头脑中迷雾的冲动压倒了他,但是此刻他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所以他只能叹息:“所以,你不是护士。”

 “不。”Jim轻松的说到,他坐到床尾,一只手隔着薄薄的毯子放在Bones的膝盖上面。Bones专注于他的手指,几乎防护性的半握着。他顺着他的手指看到了Jim的手腕——有三根条纹在他的袖子上,这个图案与他衣服上的花纹一致。Bones凝视的眼神飘向Jim的脸颊,他的嘴唇粉红色,除了嘴唇内侧是红色的,看起来像他正在咬它们。他下颌的曲线是高贵的,他的脸上有一点点胡茬和浅色的肌肤上有快消失的疤痕。

Bones无法让自己凝视的目光从Jim的眼睛上移开。或许因为过于明亮的光线,Jim的眼睛太蓝了,这几乎成了无菌室中唯一的亮点。

“你在看什么?”过了一会儿,Jim不客气的问到。

 “你太美了,”Bones几近悲哀地说。他马上就觉得尴尬——他经常说这种话吗?但是话已出口,所以他只能继续:“这就是你在这里的原因?为了鼓舞士气?”

Jim撅起他的嘴唇,虽然他没有花费太多力气来掩饰他的微笑,“不,Bones,我在这里是为了你。”

Bones再一次皱眉,头骨后方的疼痛碾压过他的脑海并在那里汇聚。“你是谁?”

这一次,他集中精力地盯着Jim的眼睛,他看到另一个男人在微笑前一闪而过的痛苦。“我是这艘船的舰长。”

 “我们在一艘船上?”他的声音过于大了,但是Jim只是再一次微笑。

 “恩,在企业号上。别担心,你可以晚点为忘记她而道歉。喝点水。”

握紧杯子,他顺从地抿了一口。不过一些东西穿越了他脑中的迷雾。

“我死了吗?”

 “什么——”Jim几乎噎了一下:“为什么你会这么说?”

“你是这艘船的舰长,是非常重要的人。如果这是你的船,也许你来这里是为了告诉我我完蛋了,还有为什么我受了如此严重的伤躺在这里。或者就向你说的那样,你是位真正的天使,这里……”他的声音渐小,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Jim只是摇摇头,将床单盖回到Bones的腿上。“你不会死,Bones。你会好起来的,即使你不得不接受舰上第二棒的大脑手术。”

 “我做了脑部手术?”那很严重不是吗?他啜吸着他的水,尝试着平复下内心的焦虑。

Jim严肃地点点头,“8小时前你做了手术,但是M’Benga说一切都会好起来,即使因为药物的原因你会变得有点喋喋不休。”

“M’Benga,”Bones尝试着说出这个名字,“如果他是第二棒的医生,那最好的医生在哪里?”

这次Jim翻了个白眼。“躺在病床上。”然后他用略带责备的眼神看向Bones。

这花了点时间让Bones理解。“我?”他咳了出来,然后继续啜饮他的水。“我是脑外科医生?”

“差不多吧,”Jim摆摆手轻松的说。“但是你不能真正的对你自己动手术,特别是你自己人事不省的时候。所以你必须确保这样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好吗?”

“好的。”Bones回答,即使他并不确信他保证的内容。在他脑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一系列的门在他脑中连续、快速地开合着。“我能问你一些什么吗?”

“你可以问任何事。”

Bones舔了舔嘴唇,吞咽了下。“如果我不会死,我很快就会离开这这里。……日后你能同我共进晚餐吗?”

Jim的眼睛睁大了,大大的笑容挂在脸上:“你在提出约会吗?Bones?”

Jim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地中立,但是Bones无论如何感到焦虑。“我不能吗?”他问的很快。“我只是猜测——你是位舰长,但是我是外科医生,这很重要……你坐在这里陪我,而你是那么的性感,我刚刚做完脑部手术,我必须动这个手术,对吗?我可能不会再有机会了,我想吻你是个坏主意,现在。”

“你……”Jim说,他抬起他的眉毛,Bones希望这是个鼓励的表情。“Bones,你看这件事……”

“哦,不,”他说,“你不是在找人约会吧?是吗?”

Jim举起他的左手,Bones注意到一个闪着银光的东西在他的第三根手指上,“实际上,我结婚了。”(应该是第四根指头吧?我觉得这是作者的笔误。)

Bones的头垂了下来。他摇摇头,看向其他地方并尝试微笑。“哦,对不起。只是因为你在这里,等着我,所有的事情都有那么点混乱,现在……”

“Bones。”

他突然抬头看向Jim。Jim走近他,坐在床上,将手放在Bones的两边,这样他们的脸就离得非常近了。

“是的?”

“我同你结婚了。”Jim说。

这些词语每个都有其意义,可是放在一起却令人无法理解。“什么?”

Jim再一次笑了起来,眼睛闪闪发光。“我同你结婚了。”他重复了一次。“你是我的丈夫。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等你,这就是我为什么在这里等你直到你好到足够我们回我们的舱室的原因。好吗?”

“好。”Bones回答得很慢。

Jim靠近他,将几乎全空的杯子撞到了地上。他温柔地吻上了Bones的嘴唇,Bones试图将他的天使拉得更近。但是Jim将一只强壮的手放在了他的肩上强迫他躺回去。在他起身前他微笑,他的嘴唇擦过Bones的脸颊,然后是前额。

“休息一下,Bones。”他说,Bones觉得这种舰长的口吻对他来说非常管用,“药效很快就会褪去的。”

“然后你会再次亲吻我?”

“就像你想要的那样。”好像要证明一样,他再次把嘴唇压在Bones的额头上,然后把他额头上的头发往后梳。“你明天会为此抓狂的。”

“不,”Bones说,他身上所有的部分都感觉到沉重,或许休息一下不是个坏主意。 

“不?”

“我和你这样的人结婚,”Bones睡意朦胧的说:“我有什么可抓狂的?”

“别在意,”Jim非常认真地说。Bones点点头,然后闭上眼睛。他感到Jim在他身边睡下,强健的臂膀环绕着他的双肩。在这样的环抱中,他马上睡着了。


评论
热度(41)
  1. 遙遠的彼岸tacia 转载了此文字
    藥醒之後某人就要遭殃了[doge]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