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相

Jim是個早鳥。他總是起的早,焦慮地看著Leonard熟睡時顫動的雙唇和手指,伸手去摸他週末才發現的鬍渣。他喜歡黎明的寧靜,看日出同時把手輕輕揉進Leonard亂翹的髮絲裡面。

Bones是個夜貓子。他在日間總是咖啡一杯接著一杯的喝,結果就是晚上睡不著,只好通宵讀他最喜歡的科學論文。Jim裹著他的舊毛衣裡睡得可香了,腳放在Leonard的大腿上,眼鏡歪了一邊。

Bones喜歡摟著人睡。他原本不愛當抱抱熊,直到某天被那顆金髮趴在胸口睡到流口水的樣子打中。他忍不住把Jim抱在懷裡,雙臂圈緊。Jim愛上半夜在Leonard懷裡醒來醒來,總有個溫暖堅實的臂膀讓他窩著。

還在學院作室友的那時,甚至在他們同床共寢之前Jim就有亂踢被子的習慣。現在Leonard理所當然地霸佔所有被子,只能看見他一叢深色頭髮和腳趾露在外頭。

Jim不只喜歡依偎著睡,他還愛占據整張床。Leonard得到了被子但他醒來時總是被Jim以不可思議角度張開的手或腳壓在下面或推搡著,看起來像是要抱抱同時又要把他推下床去。

大多數早晨都是Bones喊Jim起床,特別是他們值早班的那天。他很早就發現那些鬧鐘沒有半點用,四個高分貝尖叫著野獸男孩歌曲的鬧鐘都叫不醒Jim,倒是讓他每次都想直接把Jim踹下床去。他用一連串溫柔的早安吻弄醒人,換來Jim一個漂亮的慵懶笑容,剛睡醒的身體暖洋洋的。再十分鐘嘛,Bones。然後是修長的四肢纏上來,邀請他在床上多待一下。

评论(7)
热度(26)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