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境

"Bones,你有想過人生會是這種結局嗎?"

Jim背靠在星聯標準型充氣船的邊緣,雙腳翹在另一頭,歪著頭看向躺在身旁的Leonard。

他們看上去就像在享受一場難得的日光浴。

只不過頭頂的日照已經超過五十五攝氏度,在水上他們也沒有任何的遮蔽物,而四周都是一望無際的海平面。

要不是個絕境他們或許能夠好好享受這一刻。

"好吧,毛球不在預料之內。" Leonard瞥向充氣船的尾端,嘴角抽動了幾下。

他們把毛球當作一種玩笑。畢竟剛踏上一個人類未至的星球,而Leonard用一個白眼接受了Jim"如果毛球死了表示空氣有毒"的可笑論調。

Jim輕笑了一聲,轉頭望向湛藍的天空。

"你有後悔過嗎?"

"你是指除了找死之外的事嗎?" Leonard挑起眉毛反問。可接著他還是嘆口氣,稍微支起身子,愣愣地瞪著自己大腿。

"有吧,我從沒有...在離婚之後我就沒讓自己真正快樂過了。" 他看向Jim並大方承認了,確實錯過很多放下過去的機會,就沒覺得自己值得更好的。

"至於我嘛,除了死在這裡之外就是..." Jim看似仔細地想了一會,露出一個淒涼的笑容。"我們最偉大的冒險就要在這裡完結了,但我總覺得沒有好好享受過它。"

"是你讓我的人生成了一場偉大的冒險,Jim。我這是真心話。" Leonard找到Jim在身側的手,手指交纏緊緊握住。

"而你就是我快樂的泉源,Bones,我也是真心的。" Jim笑著把頭靠在Leonard肩上。

致我們浪費的那些年。Leonard抬起Jim的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

"Bones..." Jim呢喃著同時緩緩靠近,再往前一寸就會親到Leonard唇上,而通訊器挑在這時響起了。

"艦長! 艦長我們終於找到你們了! 馬上開始傳送程序!" Scotty興奮的聲音讓充氣船上的兩人僵硬在原地。

"感謝老天。" Leonard大大鬆了一口氣,慶幸終於不用再自怨自艾了,一想到剛剛真的以為自己會死,暗自笑了一下。

但是Jim的臉皺成一團,抓起通訊器大聲發牢騷。 "你們用了足足十個小時才找到我們,然後天殺的選在這時候恢復通訊?"

Leonard發出一聲忍無可忍的嘆息,眼球都快翻到後腦勺去了,思來想去也想不透他怎麼會愛上這個男人。

通訊器的另一端沉默了一會,Scotty有些幸災樂禍的聲音才出現。 "需要我們等一下嗎,艦長?"

"絕對不!" Leonard大吼一聲撲過去,試著從Jim手上搶通訊器,充氣船因此劇烈要晃起來,毛球在船邊焦慮地尖叫撲騰。"把我們傳送上去! 現在立刻馬上!"

"Bones!" 被壓在Leonard身下的Jim大聲抗議,但是Leonard專心致志的搶奪他揮舞著的通訊器。

"James Tiberius Kirk!我才不會跟你在這該死的飄浮塑料上親熱!"

Jim突然像得到新玩具的孩子那樣笑開了。

"但是在床上你就肯囉?"

"Jim!" Leonard的臉紅透了。那純粹是因為憤怒,並且他得憋住當場把Jim踹下船去淹死的衝動。沒有更多了,嗯。

"開始傳送吧,Scotty!" Jim一邊下指令,趁機在Leonard唇上偷走一個淺吻。

遠在企業號上的Scotty爆出一陣大笑並照做了。


评论(4)
热度(34)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