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啊啊

是我在做多情种:

Notes:灵异小故事

Kiss

“输了就是输了,”Pamela着急的时候脸红的样子格外可爱,“来嘛。”他的同学们也起哄起来:“别玩不起!”

Leonard把散落下来的头发拨到耳后去,脸红得像李子一样,Pamela看出来他已经同意了,咯咯地笑了起来,推搡着他来到胸相旁。它和他一样高,被设计成最英俊的模样,空洞的眼神也不影响他凝视的温存。Leonard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气恼地探头亲吻它——如果这也算亲吻的话。他吮吸雕塑少年完美的嘴唇,舔舐不存在的唇瓣,卖力地展示自己有多玩得起;直到雕塑的嘴唇沾染他的温度他才松开。

“了不起的亲吻大师!”一个同学大笑起来。Leonard接过不知谁递来的金酒,哼了一声,啜饮起来。


Kiss

在哪里见过他呢……?

这个念头在情欲的丝绒上滑过。

亲吻他的人极具侵略性,追着他的舌尖轻咬,又是舔舐又是吸吮,直吻得Leonard站立不稳。

他靠在墙壁上,这才想起来还在酒店后的巷子里,他抬起手推开青年。

“我家?”

“走。”


Bang

Leonard从来没有搬动过那尊胸像,他不知道它原来是中空的。

他看着一地的碎片,Pamela也安静下来。摔碎胸像似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她跌坐在沙发上,忽然小声地啜泣起来。Leonard叹了口气,踩着碎片走到她身边。

“嘘……没事了。没关系,没关系,会好起来的。”他搂着她说。


Bang

Leonard惊魂未定地冲进屋子里,翻出医疗箱。他回到客厅,Jim坐在沙发上,神色恍惚。

“把衣服掀起来,”他短促地命令,Jim叹了口气:“真不需要,Bones。”

“你中了一枪!”Leonard发起火来。Jim看了他一会儿,放弃抵抗,掀起衣服。

Leonard恍惚了一阵子,慢慢走上前去,伸手抚摸枪孔旁的裂痕。

“……疼吗?”他轻声问。

“不。”Jim回答。

评论
热度(10)
  1. 遙遠的彼岸是我在做多情种 转载了此文字
    藝術品啊啊

© 遙遠的彼岸 | Powered by LOFTER